日本侵略者凶狠残暴,肆意践踏平民,专门把恐怖和屠杀民众作为其军事征服之能事。日机6年多的狂轰滥炸给四川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据四川省档案馆档案的不完全统计,四川全省143个市县,遭日机轰炸且有伤亡的达到61个市县,占当时全川市县总数的48%,其中2.6万余人被炸伤,2.25万余人被炸死。大轰炸,给广大民众生产生活造成了巨大破坏,损失难以估量,尤其是轰炸所带来的精神恐惧和心灵创伤,在人们心里久久难以愈合。

图片 1

图片 2重庆大轰炸
重庆大轰炸,是抗战时期的一次重大历史事件。此次轰炸规模空前,死伤无数,是中国抗日战争乃至人类战争史上的一大灾难,是中华民族永难忘记的痛楚。接下来我们来看看重庆大轰炸的具体过程。
1938年初至1938年底,日本对重庆主要为试探性的轰炸。出动的架次较少,多数为陆军航空队。1938年10月日军攻陷武汉后,12月2日后日军大本营对华中方面军下令开始向重庆实施“由空中入侵对敌军战略中枢加以攻击同时进行空中歼灭战”,这命令为日军正式对重庆进行战略轰炸的宣告,目的是希望震撼作为战时首都的重庆,打击中国政府抗战的意志。同年12月底起,由陆军对重庆开始实施战略轰炸。
五三五四大轰炸
1939年5月3日及4日,日机从武汉起飞,连逐轰炸重庆市中心区,并且大量使用燃烧弹。重庆市中心大火两日,商业街道被烧成废墟,3991人死亡,2323人受伤,损毁建筑物4889栋,约20万人无家可归;罗汉寺、长安寺也被大火吞噬,同时被炸的还有外国教会及英国、法国等各外国驻华使馆,连挂有纳粹党旗的德国大使馆也未能幸免。
八一九大轰炸
1940年5月,日本大本营发动《101号作战》,由陆、海军同时对中国后方轰炸。陆军主要以山西运城为基地,海军主要基地为汉口。轰炸重庆的日机超过2,000架次。8月19日的轰炸尤为惨烈,日本海军投入超过140架轰炸机,重庆2000多户民居被毁。到1940年为止,日军对重庆投掷了4333吨炸弹。
六五隧道惨案
1941年初,日军在发动太平洋战争前先向中国集中力量空袭,发动名为《102号作战》的大规模轰炸。在1月至8月,超过3000架次飞机空袭重庆,当中包括夜间空袭。6月5日,从傍晚起至午夜连续对重庆实施多小时轰炸。重庆市内的一个主要防空洞部份通风口被炸塌引致洞内通风不足,洞内市民因呼吸困难挤往洞口,造成互相践踏,以及大量难民窒息,估计数以千人死亡(当时的官方没有公布权威的伤亡数字)。
1941年中以后,日军为准备在太平洋发动战争,陆、海军航空队主力从中国抽出。之后对重庆只有零星轰炸。到了1943年8月以后,日军再无能力空袭重庆,重庆大轰炸告一段落。

因临近陪都重庆,在大轰炸中,南充、广安等四川中小城市也成为日军战略轰炸的目标。除了从精神、肉体上对中国人民的抗日意志进行摧残外,日军在文化上也不断对各种抗日力量进行攻击与抹杀,并表现出了无比的虚伪和奸诈。《侵华日军暴行总录》记录了1940年日军三次轰炸广安县城的情形,其中一次是这样记载的:“1940年9月3日12时许,日机27架由西到北排成”一”字形,随后又变为每3架为一队、每3队为一批,共3批飞过广安县城,在协兴乡投弹数枚,并用机枪扫射后折返县城上空,又呈”一”字形交叉低空扫射、投炸弹、撒传单。对西溪河、大寨、白花山、文庙沟、云顶山、横街、北仓沟、小北门、北街和北门外一带进行了三次反复轰炸扫射,日机所过之处,浓烟滚滚,血肉飞溅,尸骨遍地。这次轰炸,日机共投弹219枚,炸死101人,炸伤169人,毁坏房屋410余幢,直接经济损失约值法币25万元。”同日,36架轰炸南充城的日机在南充市区也抛撒了大量传单。日军在轰炸中,除了抛撒政治宣传单外,为准确攻击目标,常先投掷石块,赶出人群,再用机枪扫射或炸弹轰炸。《侵华日军暴行总录》同时记载:“1940年9月3日日机对南充城的首轮轰炸中,小东街一带的上百平民无处躲藏,于是来到一株大树下躲避。不料,日机飞来后,向树下投石头,人们误认为是炸弹,纷纷从树下向外跑,结果上了当。这时日机低空俯冲,用机枪对着人群扫射,致数十人当场毙命。”同年8月19日,日机在对南部县城轰炸的中,也丢下过石头驱赶人群以便于机枪扫射,显示出日军的凶狠与奸诈。

“五月十二日敌机轰炸成都,第一天听说重庆被炸和大隧道修建”;“闰六月初四敌机108架炸成都”……蜕翁是华校与树德中学校的语文老师,这本日记是他在1941年写下的。

《奉天命铢
告四川良民书》传单的落款“大日本空军总司令”则显示出了日军的虚伪性。我们知道,二战中日本并没有独立的空军建制,空军力量也没有一把手。日本航空作战依靠的是陆军航空兵和海军航空兵,负责人为陆(海)军航空本部长和陆(海)军航空总监。侵华日军甲级战犯东条英机就曾担任过陆军航空总监兼航空本部长。因此,“大日本空军总司令”是日军为从文化宣传上武力威吓中国人民编造的假名号,在该宣传单的落款处也就没有所谓空军总司令本人的签名或印章。

建川博物馆展示500件侵华日军暴行新罪证。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开始进攻中国华北、华东等地,在抗日救亡统一战线的旗帜下,中国掀起了全民族抗战的高潮。11月上海失守,国民政府迁都川东重镇重庆。1938年10月武汉战役后,日本兵源及财政经济陷入困境,抗战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日本调整了侵华作战方针,停止对中国各地的大规模军事进攻,转而对我国内地许多大、中城市进行空中轰炸。12月2日,日本天皇向侵华日军下达“大陆令第241号”命令,对迁移到重庆的国民政府进行“航空进攻作战”。日本大本营参谋长发布《关于实施对全中国航空作战的陆海军中央协定》(即“大陆作战令345号”)规定:“陆军航空部队以航空兵团为主,对华北、华中要地进行战略、政略的航空作战。海军部队主要担任对华中、华南要地的战略、政略作战。”并指示部队“对中国各军可使用特种弹(即毒气弹)”,可以“直接空袭市民,给敌国民造成极大恐怖,挫败其意志,促使蒋政权崩溃”。为此,日军专门制定了针对成渝的“101号”战略轰炸计划和针对自贡等各地制盐工厂的“102号”战略轰炸计划。自1938年2月19日,日机首次空袭重庆,开始了对战时中国首都重庆及战略大后方四川长达6年多的大规模“轮番轰炸”“月光轰炸”“疲劳轰炸”,这是世界军事史上第一个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战略轰炸。

据介绍,目前建川博物馆已收藏侵华日军物证两万余件,它们将于2015年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时,在“侵华日军罪行陈列馆”中正式开馆展出,与此前的7座抗战系列主题馆共同构成一个抗战展馆体系。

  陈杰杰 文/图

据介绍,这些日本侵华罪证近500件,许多都是首次曝光,有的已经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包括从日本对中国各省矿产资源、农业、贸易的调查材料等;侵华日军对占领区内的资产掠夺侵占的秘密文件;歪把子机枪、指挥刀、掷弹筒等侵华日军陆军武器装备等等,从不同侧面印证了日军侵华的罪行”。

为发动、美化侵略战争,日本在《奉天命铢告四川良民书》中对一切抗日力量进行了恶毒攻击和武力威胁,包括国民政府、中共、苏共和四川人民,并“旗帜鲜明”地打出了“反蒋”口号。该告示按照中国旧时书写形式印制,内容引经据典,成语信手拈来,非出自文人汉奸之流必出自日本汉学家之手。蒋介石作为战时中国最高领袖,统领着全民族的抗战,其大量引进美国资本和德国装备,默许抵制日货,不接受日本的商品倾销和武器出口,拒绝日本所谓真诚的帮助,更是号召全国军民抗战,惹恼了日本,打乱了日本变中国为其附庸的计划。因此,反蒋成为日本发动和美化侵略战争的口号。

侵华罪证明年开展

原标题:日本侵华铁证:《奉天命铢 告四川良民书》

四川省银行成都分行给万县办事处关于日机轰炸成都的通函,“它是1939年6月17日,四川省银行成都分行给万县办事处的通函,告知6月11日日机空袭成都,并与我空军十八架发生空战之事。”

责任编辑:

日记、口供、照片、歪把子机枪、掷弹筒、梳妆台……7月27日,侵华日军罪行研讨会暨新征侵华日军罪证发布会在成都市大邑县举行,建川博物馆公布了近500件侵华日军暴行新罪证,“蜕翁日记”等国家一级文物均为首次亮相。

这张《奉天命铢
告四川良民书》,纸质泛黄,长24.2厘米,宽17.8厘米,除底边部分残损及皲裂外,基本保存完整,文字内容清晰。该告示为1940年9月日军轰炸广安县城时通过飞机抛撒下来的政治宣传单。

“蜕翁日记”等文物首次亮相

81年前,面对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中国人民团结一致全民族抗战,用血肉之躯筑起钢铁长城,谱写了反抗外来侵略的壮丽史诗。我市文博单位保存的一份珍贵文物《奉天命铢
告四川良民书》成为日本侵华、轰炸四川、空袭广安罪行的直接铁证。

类似“蜕翁日记”,“四川省银行成都分行给万县办事处关于日机轰炸成都的通函”也是首次亮相,“它是1939年6月17日,四川省银行成都分行给万县办事处的通函,告知6月11日日机空袭成都,并与我空军十八架发生空战之事”,该负责人说道,“是日机轰炸成都的重要证据,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

如今,抗战胜利已有73年,日军对四川的大轰炸也成为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成为每一个国人伤痛不已的记忆。这张《奉天命铢
告四川良民书》作为日本侵略者发动战争罪行的自供状,将有力批判和回击日本右翼掩盖、抵赖和否认侵略历史的言行,也将时刻提醒人们牢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民间捐赠也为留存这段特殊记忆帮了大忙,“这张梳妆台很特别,还留有三个弹片划痕”,该负责人介绍,“它是李幼霞的梳妆台,2001年81岁的李幼霞将陪嫁品梳妆台捐出,梳妆台台面上三个弹片划痕,是日军轰炸成都时留下的,也是日军侵略中国的历史见证。”

“五月十二日敌机轰炸成都,第一天听说重庆被炸和大隧道修建”;“闰六月初四
敌机108架炸成都”;“闰六月初八
七女因病发热腹泻去世”……这些亲笔写下的“蜕翁日记”,是国家一级文物,多处涉及抗战内容。“蜕翁是华校与树德中学校的语文老师,这本日记是他在1941年写下的。”建川博物馆相关负责人介绍。

这些日本侵华罪证近500件,许多都是首次曝光,有的已经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包括从日本对中国各省矿产资源、农业、贸易的调查材料等;侵华日军对占领区内的资产掠夺侵占的秘密文件;歪把子机枪、指挥刀、掷弹筒等侵华日军陆军武器装备等等,从不同侧面印证了日军侵华的罪行”。

“收藏民族记忆不仅是国家的事情,民间也该担负起责任。”该负责人说道,目前建川博物馆已收藏侵华日军物证两万余件,藏品来自社会各界相赠、购于拍卖现场,还有逛古玩市场淘来的“战利品”,“日本是收集的重要市场,为此我曾数渡东瀛,才得到这些珍贵的文物。”该负责人说道。

据介绍,这批满载着历史记忆的特殊文物,将于2015年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时,在“侵华日军罪行陈列馆”中正式开馆展出,与建川博物馆此前的7座抗战系列主题馆共同构成一个抗战展馆体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