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我了解,本次欧洲议会大选中一些极右及反欧盟党表现强势英国独立党UKID获得27%投票法国国民阵线FN25%投票丹麦人民党DPP27%奥地利自由党FPO20%荷兰自由党PVV也有13%多有些党派是直接标榜反对伊斯兰,反对移民,带有种族主义的口号以这个趋势欧洲有可能自二战后再次出现极右党派当权吗?

在各种民主选举中,选民的投票率长期低迷,是欧洲各国一个痼疾。与仅限于欧洲议题的欧洲议会选举不同的各国国内政治选举的投票率相比,大多情况稍好,但普遍而言也很低。低投票率迷局就此产生。

本人现在在丹麦,从这些天在丹麦观察到的情况来看,我对这个投票结果一点都不惊讶。

欧洲;投票率;选民;欧洲议会;投票

作为非常出名的难移民国家,丹麦人一直以保持自己种族的纯粹性和文化的独特性而骄傲。可以说,相比于北美国家,欧洲整体移民政策偏紧,而丹麦又是其中几乎是最紧的之一。但即使这样,根据最近的一次人口统计,丹麦国民当中有3.5%是穆斯林[1]!

在各种民主选举中,选民的投票率长期低迷,是欧洲各国一个痼疾。2014年欧洲议会大选的投票率,跟5年前相比没有明显变化,为43.09%。与仅限于欧洲议题的欧洲议会选举不同的各国国内政治选举的投票率相比,大多情况稍好,但普遍而言也很低。

这些中东朋友是怎么过来的呢?我知道的一个典型途径是,首先家里面一个男性以各种途径申请合法居留在丹麦,在获得合法公民身份后,再用申请家庭团聚的方式将家人都带过来。由于中东典型的大家庭结构,常常一个人可以带上七八口人过来,长此以往,穆斯林当然越来越多。

投票率低迷,直接的影响就是,显示的选举结果的权威性很有限。选上的不够硬气,选不上的自有理由阿Q。而选民们对政治的冷漠、对行使自己民主权利的忽视,表现出来的则是对当局的不屑、不满,和对未来的不信任,以及政局前途的不确定性。30多年前曾经在自己的祖国伊朗从事民主活动,后来不得不因此而流亡欧洲、现在已经是比利时公民的哈米德对记者说:“我真不想去投票,因为我太渺小了,我去不去投票,什么也改变不了!”他认为政治都是交易,选举都是形式。而另一个服务于法国政府的朋友则说,不愿意花时间在这种“没意义的事情上”,他觉得谁上谁下,对普通百姓而言,结果其实都差不多。这是最典型的不去投票者的心理活动。

但穆斯林的人数并不是反穆斯林的主要原因,而更多的是因为部分移民突兀的显示出了与欧洲文化的格格不入,并且他们正在颇有进攻性的试图改变本地的文化。试举几个例子,穆斯林要求丹麦超市里卖的肉类全部标识是否按清真教义屠宰[2](这个挺厉害的,我实在不理解为什么不能去中东肉店买)。在他们的压力下,很多学校开始不提供传统的瑞典肉丸作为小孩子的午餐[3]。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认为自身的文化受到了侵蚀,因此极端主义有了滋生的土壤不足为奇。

为改变这种状况,欧洲各国都在绞尽脑汁,想办法让选民们走进投票点的大门。比利时是欧盟国家中少数强迫选民去投票的国家之一,手段是罚款。理论上讲,不去参加投票者,要被罚款125欧元。但据哈米德说,他在过去几年中的5次投票都没去,也没收到过罚单。

另外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故事,2012年的时候哥本哈根北部有个小区,居民大部分都是穆斯林,在圣诞节前居民投票决定今年大家不凑钱买圣诞树了,而在圣诞节前三天,这个小区的居民投票决定庆祝了另外一个穆斯林节日。更引发争议的是,他们还试图攻击了那些与他们想法相左的丹麦邻居[4],试想一下,如果你是一个住在那个小区里的丹麦人,或者你是他们的朋友,这次欧洲议会投票,你会选择投给谁呢?

2002年法国总统大选,就是因为传统左、右两翼的选民投票率太低,导致极右派“国民阵线”的拥护者用选票把他们的候选人勒庞送进了第二轮选举,直接淘汰了左翼社会党候选人、时任总理若斯潘。后来在第二轮选举中,选民们如梦初醒,纷纷上街投票,坚决把极右派选下去。左翼选民为了不让勒庞上台,也不得不在自己一生中第一次把票投给传统右翼候选人希拉克。希拉克最后当选的得票率是83%,创了现代西方国家大选当选者得票率的纪录。

———————-顺便说几句,欧洲议会选举的结果,不要太当回事,因为欧洲议会相对权利比较小,而且选民通常也了解这点,因此欧洲议会选举常常成为选民发泄不满情绪的一个选举平台,欧洲议会选举里极端的政党比较容易脱颖而出。

此次欧洲议会大选,最大的新闻是法国、英国两个反欧洲的政党,分别成为本国内得票率最高的政党。以“反欧盟、反欧元、反移民”为政治纲领的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和成立仅21年、主张退出欧盟并实施严格移民政策的英国独立党的胜利,代表着奥地利、丹麦、匈牙利、荷兰和芬兰等国国内反欧洲一体化、反对外来移民和救助债务危机国等共同特征的欧洲政坛极右翼势力,得到了引人注目的成长。赞同的人称之为“来自选民的声音”,不赞同的人则称“选民常常是愚蠢的”。但大家都承认,这是欧洲政坛上前所未有的“政治地震”。“国民阵线”在2009年欧洲议会选举中,只获得6.34%的支持票,在欧洲议会中仅有3席。这一次,一跃而得24席。

[参考文献]

如果对这一现象视而不见,仍然认为这不过是选民们一时糊涂或者只是借选举“撒气”,那一定是十分危险的。各国多次民意调查都表明,欧洲大多数人仍相信,推动欧盟建设符合各国的长远利益,但选举结果却并没有确认这个判断。选民借选举之机直抒胸臆、狠狠教训一下当政者的心理当然有,但即使抱着这种心理投了极右派政党票的选民,也未必就不是多多少少赞成他们的极端主张。另外,各国平均而言没有超过50%的整体投票率,投票者中肯定有受极右派蛊惑、为了显示他们“不同于常人”的政党支持倾向而前往投票站的选民;但谁又能保证,没有参加投票的那一半选民,其中支持极右派主张的比例一定很低呢?

[1]Wikipedia,IslaminDenmark[2]CopenhagenPost,Thestorminthekebabshop:Thegreathalaldebatereturns[3]CopenhagenPost,Debatestirredafterporkpulledfromdaycaremenu[4]CopenhagenPost,ConcernsofethnicbullyingafterhousingboardaxesChristmastree

按照现行2009-2014欧洲议会党团有关规则,同一政治倾向的党派,如果在欧洲议会中获得分别来自7个国别、总共25名议员席位以上,即可组成欧洲议会党团。由不同国家的议员组成党团,其政策主张将在议会内得到尽可能的尊重、其权利行使将最大化。欧洲议会现有8个议会党团(其中包括一个“不结盟”党团),极右势力目前没有自己独立的党团。历史上,极右势力曾断断续续有过独立党团。此次选举,各国的极右势力党派取得空前成功,他们正在厉兵秣马、精诚团结、努力组成独立的欧洲议会内极右翼党团。所以,至少未来5年内,欧盟要想办成什么事,得过欧洲议会极右翼党团这一关。这对欧洲的政治、经济、社会发展走向,将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说未来5年内欧盟将在有关一体化进程的所有议题上,进入异常困难的时期,也毫不为过。

全球化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传统的政治分野,“左”、“右”早已变得模糊不清。而在今天的欧洲政治生活中,“极右翼”又是一个很复杂的光谱。但总体上说,用“反移民”再加上后来的“反欧洲”倾向的民粹主义,大致上可以概括其主要政纲。极右势力在各国政治中影响力的上升,是一个重要的现象。有分析认为,此次欧洲议会选举结果表明,欧洲各国选民对长期以来中庸的、忽左忽右的、自相矛盾的、形左实右或形右实左的政党抽了狠狠一记耳光。而极右翼政党,通常都将自己极端的、或许是完全不可行的政策主张,用简洁、清楚、明晰、通俗化的语言向选民表达出来,并向选民做出也许是根本不切实际的承诺。即使假设理性的选民不会上当,但芸芸众生中还是有很多容易随大流、被忽悠、被煽动的人。这些人中的一部分,或许不是为了选上谁,而是为了不让谁当选而去投票,投票是为了去分散选票;或者,更多的情况下,就是干脆不去投票。

低投票率迷局就此产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