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丢克斯伯里战役过程

爱德华四世的突然结婚 让盟友沃里克也措手不及

两支军队在大雪中逐渐靠近,形式对于约克一方来说却是稍稍有利。因为强风主要从南面吹向北方,他们正好处于顺风位置。富康伯格首先展开了试探性攻击,下令弓箭手部队前出。在通常作战的射程外,先释放一轮弓箭。结果弓箭借着劲风,直接落入了兰开斯特人的队列。被大风暴雪吹的睁不开眼的兰开斯特军,在一片杂乱无序中射出了自己手里的箭。接着,恐惧感从左翼蔓延到了全军,其他分队也跟着不明就里的开始射击。

玛格丽特的小部队在北上途中并不顺利。除了比较友好的布里斯托外,大部分城市都对他们拒之门外。这不仅是因为兰开斯特家族的名声恶劣,还在于爱德华已经对大部分城市传达了不准开门资敌的命令。

巴内特镇就位于英格兰的南北交通动脉上

图片 2

同时,失去管制的威尔士地区也有死忠加斯普·都铎在重新征集新的军队。最后,富康伯格将带着准备好的舰队从东面反击。目标直指约克家族支持者的大本营——伦敦。

4月14日,日出的来临并没有让战场上的两支军队能够更清晰的看见对手。厚重的雾气一直满布战场,以至于双方的视线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坏天气降到了最低点。爱德华原本还期望能进行一次突袭。结果等到约克军队接近目标之时,他们才发现兰开斯特军队一样也已经准备就绪。碰巧在此时,浓雾也稍稍退去,这给了两边远射武器以发挥的机会。

处于顺风位置的约克军队

当务之急,玛格丽特必须离开北上同萨默塞特会合。她带着人数很少的部队,假装朝着伦敦的方向挺进,以此迷惑爱德华对其进行拦截。然后又突然掉头北上,朝着威尔士边境赶去。

约克军队一边,由爱德华亲自坐镇中央。他的弟弟理查德负责右翼,新加入的黑斯廷斯则是左翼指挥官。因为总兵力仅有对方的三分之一,约克人只能在第一线堆砌足够数量的部队,让阵线在长度上不输于对手。他的预备队力量薄弱很多,仅仅是一支为数不多的重骑兵部队。

最终,胜利女神的天秤在中午再次倾向了爱德华一边。姗姗来迟的诺福克公爵和他的5000东部援军,突然出现在了战场上。他们沿着伦敦去往北方的罗马大道赶来,进入战场后,直接攻击了兰开斯特左翼部队。这一重击让后者的意志力彻底崩溃。接着,连环效应从左到右影响了全军。兰开斯特军队在一瞬间被击垮了。他们丢盔卸甲的向后方奔逃,结果又被追兵从身后射来的箭矢击倒。侥幸逃到北面的残兵,还需要涉水渡过库克河。结果是下水的逃兵,再次被约克人从高处射下的箭矢击杀。河面上很快出现了一座可怕的尸体浮桥。

第二次出海虽然顺利,但当她登上故土不久,沃里克在巴内特战役被杀的消息就已经抵达。这意味着兰开斯特人的残部,已经失去了在英格兰国内的盟友。他们手里的法国贷款,并不比爱德华手头的军队,更能发挥即时效果。

图片 3

爱德华抢在玛格丽特之前 进入了伦敦

兰开斯特人知道爱德华习惯于将自己的主力部队安排在战线的中路,所以握有兵力优势他们也做出了这个针对性很强的部署。一旦文洛克被爱德华击退,两翼的萨默塞特和德文郡也可以及时向内回旋,夹击对手。

图片 4

兰开斯特的右翼埋伏骑兵 差点击溃约克人的左翼

一、三路反击

勃垦第公爵查理 一直同爱德华关系不错

双方最终又回到了玫瑰战争爆发的旧战场

二、疯狂追击

心怀不满的沃里克,很快就找到了同样对哥哥有嫉妒之心的克拉伦斯公爵乔治。双方在私底下已经结成了同盟。1469年,沃里克秘密赞助了英格兰北部的兰开斯特残余势力,发动了反对约克王朝的起义。当轻敌的爱德华四世和他的岳父里弗斯.
伍德维尔一起带着小队王室军队离开伦敦北上平叛后,沃里克的军队从加莱出发,在英格兰东南部的肯特郡登陆。结果,登陆部队还没有来得及赶到战场,王室军队就在7月6日被叛军击败在北安普顿。沃里克北上与叛军会和后,立即大开杀戒。他将王后的父亲里弗斯.
伍德维尔伯爵连同两个王后的两个兄弟一同处死。

以法兰西血统自居的玛格丽特并不在意英国农民的死活

丢克斯伯里战役简介

图片 5

图片 6

在约克军队大获全胜的同一天,姗姗来迟的废王后安茹的玛格丽特也在英格兰西南部登陆。拥护者将为兰开斯特王朝的余脉,进行最后的抗争。

深感意外的沃里克立即北上,在昔日兰开斯特家族的大本营考文垂,建立了基地。他从各地招募部队,留下新的萨默塞特公爵和亨利六世防御伦敦。兰开斯特家族一边的牛津伯爵则到达了诺丁汉附近的纽瓦克召集部队,准备在当地拦截南下的爱德华。

兰开斯特人在约克军队的追杀下 死伤惨重

第二天,约克人终于追上了兰开斯特的队伍。后者在一百个不愿意中,被迫进行会战。很多人都隐约感觉,这可能会是他们最后一次为兰开斯特家族尽忠了。只有获胜,才能让兰开斯特家族有所保全。如果战败,则意味着这个曾经辉煌一时的家族将彻底沦陷。

图片 7

沃里克在12日组织了一支军队,向北前去阻击玛格丽特。虽然担心自己寡不敌众,但他还是有信心但是挡住这头法国母狼,坚持到爱德华赶来为止。他的军队其实并没有完成集结,仅有10000人马,但包括了不少炮兵。伯爵还把精神失常的亨利六世也带在身边,以便在需要的时候威慑众人。一行人最终抵达了玫瑰战争爆发的旧战场–圣阿尔班斯镇。

如果计划得以顺利实施,爱德华四世将在不长的时间内陷入被合围的境地。兰开斯特人会从东南与西面两个方向运动,让约克人顾此失彼。北方的苏格兰和海对岸的法国都支持玛格丽特,可以在形势有利的前提下也派出部队增援。

图片 8

玛格丽特一直在沃里克身边安插了间谍

爱德华四世在玛格丽特登陆的当天,也知道了死敌的返回。在被对手短暂迷惑之后,他绝地以最快速度进行追击,力图在兰开斯特人聚集起足够强大的部队前就瓦解威胁。为此,他必须压缩自己的部队规模,以便全军都可以配备乘马,快速行军。

图片 9

图片 10

于是,玛格丽特只能带着缺衣少粮的部队,同萨默塞特会合。然后继续赶往威尔士去投靠加斯普·都铎。后者的军队也已经集结完毕,朝着英格兰边境进发。

图片 11

雪原战场

1471年的4月的巴内特战役,摧毁了沃里克家族的全部势力。但图谋反击的兰开斯特家族,依然在混乱中留下了继续一搏的能力。

阴谋败露之后,沃里克和乔治只能坐船出逃到法国,寻求法王路易十一的庇护。愤怒的爱德华宣布将他们二人判处叛国罪。

埃塞克斯指挥的兰开斯特左翼,首先冲上去和富康伯格的约克右翼扭打成一片。两伙人用剑、双柄斧和戟对砍,不少人被直接掀翻在地。萨默塞特指挥的中路接着杀到,他们在近距离内又遭遇了对面长弓火力的一次近距离射击,不少人缺少优质护甲的弓箭手和平民步兵损失很大。其他人却顾不得帮助他们,义无反顾的踏了过去,和爱德华分队的士兵混成一团。兰开斯特一方虽然损失已经远远大于约克军,但因为人数上的优势,还是给约克的阵线造成了巨大冲击。要不是约克军在之前的弓箭射击中占到太多便宜,他们的战线可能已经被猛攻的兰开斯特人撕裂。

追逐游戏一直到这年的5月才见分晓。6000兰开斯特军队再次被沿途的城镇拒绝,只能绕远路去往丢克斯伯里,利用那里的桥梁和渡口渡过塞文河,进入威尔士。在急行军中消耗大量体力的部队,只能将多余的辎重丢弃。其中就包括不少从法国带来的火炮。这在后来的战役中,成为了约克人的致命武器。

整个兰开斯特军队战线的背后就是一大片树林,南北大道在此分为两条分别去往东方和西方的支路。这样,万一战局不利,还可以从容的利用树林掩护撤退。

10小时后,陶顿战役的全部战斗才宣告结束。约克家族新国王爱德华四世的率领下,完成了自玫瑰战争开始以来,最大的胜利。萨默塞特公爵和艾克塞斯公爵侥幸从乱军中逃脱,追上了由约克郡向北逃跑的亨利六世与玛格丽特。一行人直接逃亡苏格兰避难。其余的残存势力,也都纷纷退回了自己在北部和威尔士地区的老巢,无力再战了。

丢克斯伯里战役背景

尽管如此,约翰的部队依然还是被逼的向后逐渐退去。由于双方在机动时都跟随迂回攻击的右翼部队,所以中路的部队也跟着一起偏向右前方位置。最后整条战线从右至左都发生了一个近乎90度的逆时针旋转。沃里克的一线部队,现在背靠着南北大道,拼死抵抗着疯狂进攻的约克人。手握预备队的他们,暂时还无法得知自己右翼的战况,坏消息则已经从左翼不断传来。

朝着战场前进的约克军队

5月3日,爱德华到了侦察兵的消息,率领3500人的精锐部队展开又一次急行军。由于全军都骑马前进,在速度和体能上都有很大优势。而兰开斯特军则大部分是靠两脚前进的纯步兵,速度较慢也体能欠佳。

1469年10月,已经在伦敦塔里被囚禁了4年的亨利六世被沃里克释放。随即在伦敦街头高调亮相。他原本就有的间歇性精神病,现在已经发展成为长期症状。这也让沃里克非常放心的将他再次推向前台。沃里克自己则因为连续帮助几个人图谋王位,而被赋予了一个五味俱全的称号“国王制造者”。

3小时内,大批带着贵族血统的战士与他们的平民同僚一起血洒战场,很多人在跌倒后再也没能站起来。血水与汗水的味道混在了一起,在这个“空间狭小”的地方“发酵”出令人作呕的战争气息。由咒骂与嘶吼拼揍而成沙场进行曲,回荡在整个战场。双方的体能都已经过了极限,唯有依靠意志力在咬牙坚持。

好在玛格丽特还是在回国前就布置了反攻英伦的大战略。虽然萨默塞特在巴内特损失惨重,但不愿意参加联军的兰开斯特地方派,在王后回来后也开始愿意加入重新组建的军队。

反叛爱德华之后 沃里克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国王制造者

不久,兰开斯特军队再次开始南下。不过玛格丽特并不想太刺激伦敦城里的各种派系,整支军队就在没有遭遇任何抵抗的情况下,缓缓前进。在9天里只走了20英里。王后希望以此威慑还在伦敦的约克党人,流出足够的时间给他们选择投降或者逃跑。结果出乎她的意料,议会与地方官依然抵制兰开斯特家族的军队,拒绝为国王开门。玛格丽特手里的这支军队,由于劣迹斑斑而被拒之门外。

在这场生死追击中,兰开斯特军队还再次返身伏击了对手。一支分队停留在小索德伯里,将快速赶来的约克先头部队击溃。这让约克人以为对手准备停在当地决战。

1465年,在边境躲躲藏藏的亨利六世被约克人抓住。爱德华遵守了当初对议会的特赦承诺,并没有将这位可怜的精神病国王砍头,只是将他关押在伦敦塔内。

约克军队在抵达圣阿尔班斯后,就着手开始准备防御。10000人的部队,大部分捏在沃里克自己手里,并在圣阿尔班斯的北面建立了主防御阵地。在罗马时代就使用的南北走向住干道—-沃特大道两侧,他们挖掘了壕沟、布置拒马和构筑车堡。不仅架上了火炮,更从伦敦带来了不少单兵用的手炮来,以便尽可能的减少人数差距给自己带来的劣势。

爱德华一面让部队停下休整,一面等待后面的掉队者跟上。然而当他们最后抵达小索德伯里,兰开斯特军队已经撤得无影无踪。约克人只能再次失望地上马追赶。

大雾让所有人对于远处的发展都无法及时了解

陶顿的决战 将成为玫瑰战争的转折点

丢克斯伯里战役又名图克斯伯里战役,英格兰玫瑰战争期间的1471年5月4日发生在英格兰格洛斯特郡的丢克斯伯里的一场战役,以约克家族获胜告终。

爱德华正式登基成为国王后的旗帜

处于逆风位置 连对手都看不清的兰开斯特军队

虽然玛格丽特在巴黎时,就同沃里克伯爵达成了合作协议。但双方在私底下依然是相互猜忌,并在具体部署上严重脱节。在萨默塞特公爵亨利·博福特等人率军加入沃里克一方的军队后,还有大量的兰开斯特地方派,因为对沃里克的仇视而不愿意出兵赞助。

原标题:巴内特之战:玫瑰战争的风云再起

沃里克的失败 让形式再度发生恶化

有了巴内特战役的成功案例,爱德华这次将骑兵预备队的数量扩增到200人,埋伏在了战线左侧的一片树林里。这些骑兵将在关键时刻从树林里冲出,帮助理查德夹击对手的右翼。
12下一页共 2 条

遭到莫名其妙射击的牛津伯爵也非常震怒。作为兰开斯特阵营的铁杆,他很自然的认为是不可靠的沃里克已经叛变。因而,他和他的士兵一边还击,一边退出了战场。他如此冒失的来去匆匆,彻底葬送了整支兰开斯特军队。尤其是约翰指挥的中路部分,大家都纷纷谣传牛津已经叛变投敌。不少人在愤愤不平中开始撤退,以免被包围后遭到屠杀。

3月19日,完成休整的约克军队在爱德华及得力干将沃里克的率领下,离开伦敦。临行前,新国王再次下令特赦部分兰开斯特家族的追随者,以此来瓦解对手的阵营。情报显示,玛格丽特正在逃往约克郡的路上,沿途不断有兵员加入她的军队。此外,更有数目庞大的兰开斯特家族追随者,从西面和北面赶到她的位置集中。

在幕后操纵一切的法王路易十一,则一直敦促玛格丽特的小朝廷返回英伦。迫于无奈,玛格丽特和宝贝儿子一起,在爱德华返回英格兰后,也准备去碰碰运气。但一场突如其来的恶劣天气,将兰开斯特人的船又赶回了法国港口。

此时的沃里克已经决定同约克家族死战到底

幸运的是,玛格丽特却没有直接南下伦敦。她带着部队北上返回了之前打下的邓斯泰。一方面下令收拢四处洗劫的部队,一方面向首都伦敦派出的使节。要求议会和当地的指挥官打开城门,迎接她和国王的到来。

图片 12

实际上,当两军大部分部队还在主干道附近厮杀的时候,牛津与黑斯廷斯之间的战斗早就胜负已分。约克人一边的新军,完全不是兰开斯特家悍将的对手。稍作抵抗就作鸟兽散了。但是贪心的牛津伯爵并没有收拢他的兵力,及时迂回攻击爱德华的本部。由于雾气造成的混乱,让牛津的兰开斯特军一路追着黑斯廷斯的部队向南杀去。好在,同样是因为雾气的原因,约克人的中路军队也没有发现他们左翼的黑斯廷斯已经被彻底击溃。

萨默塞特率领兰开斯特主力部队,位于全军的中央阵线。右翼部队由诺森伯兰郡亨利.珀西指挥,他同样和约克家族有着杀父之仇。在左翼,指挥官是艾克塞斯公爵亨利.霍兰德,他的家族一直是兰开斯特阵营的死忠。整个兰开斯特大军背靠着身后的山坡,同时利用两侧隆起的山地作为侧翼屏障。每个分队身后都部署有一支预备队,全军的最后面还有一支总预备队。萨默塞特还派出了一支骑兵部队,埋伏在了右翼远方的山地林间。指挥这支骑兵部队的是鲁斯领主,他曾经在杀死老约克公爵的战斗中指挥骑兵突袭。

图片 13

双方的布阵大致相当 连作战计划都如出一辙

成为国王后 爱德华的旗帜也发生了变化

于是,兰开斯特军队在一块背靠塞文河的高地上列阵,前方还布置了简易的阵地和火炮。实力较强的萨默塞特公爵指挥右翼,兵力较为齐整的德文郡伯爵指挥左翼,实力最弱的文洛克领主约翰则被安排在了部队的最中央。

爱德华一路上遇到不少前来投奔的支持者,其中就有弟弟乔治。当他收到爱德华和理查德的消息,请求他回到约克家族的怀抱后,毫不犹豫的带着一大支部队北上约克。爱德华现在的兵力已经大大加强,不过依然少于沃里克等人的兵力。所以在经过诺丁汉时,不愿同牛津伯爵的部队交手。他们就继续快速前进,很快就从牛津部队和沃里克主力部队直接通过。

图片 14

约克军随后也在400码外列队完毕。爱德华依然将自己的主力部队放置在战线的中央,而勇猛的弟弟理查德负责指挥左翼部队。这样理查德将直面对面最强的萨默塞特分队。黑斯廷斯则指挥战线的右翼。

4月13日,约克军队在伦敦以北12英里的巴内特镇遭遇了一支沃里克的前卫部队。经过短促的交战,约克夺取了小镇,并将这个小镇变成了自己的军营。沃里克和兰开斯特的大部队也已经沿着大道从北面赶来。他们抵达后便占据巴内特以北的一片高地,建立了营地。双方都进行了大战前的最后休整。第二天,也就是1471年4月14日的凌晨4点,再也按耐不住的两军,开始朝着对手的方向列队前进。巴内特战役终于打响了。

图片 15

兰开斯特军由亨利六世的王后安茹的玛格丽特和威尔士亲王威斯敏斯特的爱德华及其盟友萨默塞特公爵亨利·博福特等率领,约克军由爱德华四世和其弟格洛斯特公爵理查率领。

致命一击

兰开斯特王朝一边的总指挥,的是年轻的萨默塞特公爵。他的部队经过了沿途的搜罗和四处的征集,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中世纪的编年史作者曾认为兰开斯特家军有着超过20万人以上的规模。当代的学者则告诉我们,公爵的军队最多只有35000人。不过这个数目已经足够对约克人取得数量上的优势。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也是在这一天里,两军共有28000人被杀。3月29日也成为了英国历史上,单日死亡人数最高的一天。玫瑰战争也由于约克家族的胜利而暂时告一段落……(未完待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爱德华指挥的中路一直战斗力不错

同样,虽然中世纪的作者也一度相信约克军队在陶顿附近有20万军队,当代学却早已将这个数字不停的缩水到了30000人。

两军同时沿着伦敦通向北方的主干道前进。兰开斯特一边的军队依靠较高的地势,并利用两边高出的山地来保护自己的侧翼。约翰.内维尔的部队成为中央战线的主力,牛津伯爵担任了右翼指挥,埃克赛特公爵则负责了左翼指挥。沃里克自己亲自指挥总预备队,位于全军的二线位置。他在战前主动下马,以此向士兵们表示自己不会因为战局的不利而逃跑。

1461年3月29日,决定英格兰命运的时刻,终于到来。双方几乎是同时出动,朝着对手的营地前进。

这个临时联盟在很多方具有挖掘的潜力。兰开斯特家族在英格兰的西部和北部依然有很多潜在的支持者,沃里克则在英格兰南部有着很大的影响力。总是愿意为策反敌国而一掷千金的路易,给予了他们最需要的资金援助。此时,在伦敦的爱德华已经损兵折将,势单力薄。

2月14日这天,玛格丽特军从一个流浪汉那里得知,沃里克的军队已经抵达了圣阿尔班斯,并且随军带着亨利六世。她决定在这个富有纪念意义的地方,给她的老对手狠狠的来一记重击。

雾中的血战

这年的2月10日,爱德华获胜的消息便传到了伦敦。受到此战的鼓舞,困守城中的沃里克伯爵决心出城拦阻王后玛格丽特的军队。一些原先还鼠首两端的观望者,在确定约克军队获胜后,开始投效到沃里克麾下。

姗姗来迟的牛津伯爵 摧毁了整个兰开斯特家族的阵线

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约克军队飞快的从威尔士方向赶来,在上次战败后的第12天就抵达伦敦。玛格丽特得到消息,才后悔莫及。兰开斯特人曾尝试进攻伦敦,但当他们看到守军严密防御后,选择了放弃。玛格丽特只能带着军队再次北上。她决定召集一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兰开斯特家族部队,来彻底摧毁约克家族与议会的势力。

结果在之后的几小时时间里,牛津伯爵的部队一直在追击败退的敌人,直到约克军的后方营地巴内特镇。小镇内的防御部队虽然人数很少,也对敌军的到来倍感意外,但还是拖住了牛津的部队相当长时间。最后,当兰开斯特一边的不少士兵可以放心的进行劫掠时,牛津才想到应该进行迂回攻击。于是在混乱中,他留下了不少兵力打理战利品,仅仅率领800精锐沿着大道返回北面的战场。如果他的这些部队能够成功的从后方攻击约克军队,势必让他们在惊慌失措中全面败退。

不少兰开斯特家的军官被就地处决

爱德华在登陆后躲过了数支来拦截他南下的军队

然而,来自肯特郡的部队,在亨利爵士带领下叛逃至兰开斯特一边。约克人的后卫部队顿时土崩瓦解。

爱德华现在面临着南北夹击的危险。这种利用外线战略位置,同时在两头发起攻势的打法,正是过去约克家族用来对付兰开斯特王朝的基本策略。不过这次,作为战略设计者和执行者的是沃里克,他已经不满足于继续做约克家族的金牌副手。

关键时刻,爱德华从中路的血腥肉搏战中脱身,迅速带着预备队赶往就要崩溃的左翼。国王和援军的出现,让渐渐不支的左翼士气大振。爱德华就这样稳住了局面。这一路的士兵重新向着西面组成了防御队列。

在这一天里,和内维尔兄弟一起在巴内特战役倒下的还有1000名兰开斯特阵营的士兵和500名约克军队的战士。多亏了优质盔甲护具的普及,如此激烈的战役中才会出现如此之低的阵亡率。爱德华终于用一场大胜夺回了自己曾经失去的江山……(未完待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达莫蒂默十字战役的胜利 让约克家族看到了希望

图片 19

3月28日,约克人的先头部队抵达了亚耳河。他们发现渡口的桥梁,已经被兰开斯特军队破坏。当约克士兵动手修复桥梁时,由克利福德率领的500名兰开斯特后卫部队,突然从附近杀出,将大吃一惊的对手赶回了对岸。随后赶到的约克爱德华,下令主力军发起渡河攻击。对面的兰开斯特人数虽少,却占据着已经被修复的桥梁。在这个狭窄的空间内,数目再多的约克人也只能分批过来,遭到克利福德部队的迎头痛击。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对面的约克军则处于缺兵少将的状态。不仅因为他们可以动员的力量少于兰开斯特家族,还因为在东部征兵的诺福克公爵,至今仍在赶来参战的路上。他手里的5000军队,爱德华现在是用不上了。

结果,爱德华还是在4月11日抢先抵达伦敦。伦敦的市民一贯更倾向于爱德华四世而不是亨利六世,约克军队再次兵不血刃的进入伦敦。负责守城的萨默塞特弃城而去,傻乎乎的亨利六世便乐呵呵的向爱德华投降了。

图片 23

勃垦第公爵的小规模海军 帮助爱德华登陆英格兰

沃里克目前只知道兰开斯特的军队数量更多,但对具体数目和攻击的方向都心里没底。他推测兰开斯特军队最有可能直接顺着罗马大道南下。所以在主力阵地之前还布置了一支前卫部队,由诺福克公爵率领,主要防御北面这个方向。在诺福克公爵的阵线的更北面,是一个名叫邓斯泰的小镇,镇上的居民都站在约克家族一边。这三条线的预警和防御力量,让沃里克觉得比较安心。

更加尴尬的人则是乔治。他做了约克家族的叛徒,却不能被兰开斯特家族所接受。在新的权力场中,他的地位根本无法保证。这让他再次感到无比的失落,偷偷的开始与爱德华联络,寻求兄弟间的和解。

指挥约克后卫部队的约翰.内维尔,匆忙重组了他的防线。将原本防御西北方向的部队,全部调往罗马大道两侧。大雨带来的潮湿,让约克军队手里的火药严重受潮。他们赖以防御阵线的火器,已经无法正常的使用。接二连三的坏消息,也让内维尔的士兵们倍受打击。面对兰开斯特人的猛攻,后卫部队在临时的简易阵地上坚守了一个下午。

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那些依然困守在苏格兰边境与威尔士山区的兰开斯特家族成员,纷纷被爱德华派出的部队击败。牛津伯爵在1642年突然在英格兰东海岸登陆,结果也很快被约克的支持者抓住后处决。

接着,兰开斯特部队又强行军12英里,绕过了约克军队的三条防线。由西南方向渡过流经圣阿尔班斯镇的威尔河。随后再绕到镇子的南面,从附近小山上的圣米歇尔修道院,杀入了圣阿尔班斯。

图片 24

这样的布置可谓面面俱到,但却因为一个叛徒的出卖而完全暴露在敌方眼中。内维尔家族的管家亨利爵士,在韦克菲尔德战役中被俘。他由于选择投诚而没有被杀。兰开斯特家族以肯特郡公爵的爵位收买了他,让其在被放回后给玛格丽特传递情报。因而玛格丽特现在对沃里克的部署是了如指掌。

图片 25

结果,在镇上的圣乔治大街,兰开斯特先头部队遭遇了躲在屋子内避雨的约克守军猛击。守军从窗户向外射箭,依托建筑物将对手赶出了镇子。兰开斯特军队马上调转方向,利用镇上守军全部调往北面的机会,绕到无人防御的小镇南面,再次杀入圣阿尔班斯。

1470年的3月,在英格兰中部的林肯郡又爆发了兰开斯特家族起义。无人可用的爱德华四世和理查德一起帅军北上。这次他们轻松的击败了叛军,并且活捉了起义领袖罗伯特.威尔斯爵士。威尔斯坦白这次起义的资助者是沃里克伯爵。

那些被派驻在伦敦的盔甲制造商和他们的代理人,也因为战争的持续不断而闷声发大财。玫瑰战争自爆发以来,战役规模则在日渐扩大。这让骑士甚至普通士兵对于盔甲的需求,都远远大于和平年代。而质量最好、最时髦的米兰式板甲,已经供不应求。机智的意大利商人,在海对岸的弗兰德斯开设了大量新的甲胄制造场。以便将更多高质量板甲,更快的倾销至英格兰。这些新式板甲因为在形制上与早先的米兰式板甲有明显的不同,因而被称为“哥特式板甲”。

两军队很快就认识到这样的战斗毫无意义,于是不约而同的从右翼发起攻击。理查德和牛津的部队分别发起冲锋,杀向了对面的艾克赛特和黑斯廷斯。双方的战士们还来不及有时间思考和欣赏敌人那一身同样亮丽而雄壮的盔甲,就必须使出千锤百炼的姿势,用武器向对面砍去。后面的部下与同僚们纷纷大喊着冲了上来。原本较为整齐的队伍逐渐失去了秩序,随后转化成了很多小群体间的对决。晚来的家伙们会从前排人的两侧绕过去,然后撞上对面迎来的敌方迂回者,就地开打。

不过在他的阵地身后,还有一个分叉口,连接着一条通向西北方向的小路。为了预防兰开斯特军队从这里进攻,沃里克派出自己的兄弟约翰.内维尔带领一支部队组成后卫,防御这个路口。圣阿尔班斯镇上也驻扎了一小支部队进行防御。

这个变故让爱德华最亲密的伙伴沃里克感到措手不及。他一直在四处打通关系,希望新任国王能够迎娶一位法国贵族作为王后。也借此与法王路易十一结成同盟。爱德华的突然结婚,不仅是让沃里克的计划泡汤。原本与国王的家族最为亲近的内维尔家族,现在也需要和新崛起的伍德维尔家族分享约克王朝的宫廷了。

17日的傍晚,天又开始下雨,同时还伴随着强劲的大风。兰开斯特军队从南面杀来,直取沃里克和诺福克两人的部队。损兵折将的约克人,依然无法使用他们手头的大炮和火枪,士气跌到了谷底。

在经过初期的相持之后,黑斯廷斯与艾克赛特的部队都被从雾气中冲出来的强敌打乱了阵脚。艾克赛特的部队被一点点的向后逼退,完全失去了原先的阵地位置。黑斯廷斯更是羸弱,被牛津杀的丢盔卸甲。

伦敦城内的约克人也没有闲着。过去对于老公爵理查德提出王位要求反应冷淡的沃里克伯爵此,时正在议会中奔走,以期望更多人能够公爵爱德华成为国王。为了安抚那些自觉良心不安的人,爱德华表示将会对亨利六世进行特赦。于是在3月4日,这位才继承公爵爵位一个月的年轻人,又在议会支持下举行了一个简短的临时登基仪式,成为了新的爱德华四世。英国历史上的约克王朝,也就在这样的混论局面中开始。

图片 26

图片 27

被释放的亨利六世 已经成为了彻底的傀儡

然而和约克人的重型箭矢相比,财力不足却又要短期内大力扩军的兰开斯特人,给弓箭手装备的都是轻型箭矢。在逆风情况下,由于自身重量不足,射程大受影响,这些箭都落在了50码之内的地上。富康伯格已经让自己的弓箭手退回原先的位置。约克全军都没有继续射击,静静地目睹对手的箭矢,白白浪费在雪地上。随着时间的持续,大雪有所缓和,兰开斯特弓箭手的箭矢却也消耗殆尽。

位于兰开斯特军队第二线的沃里克伯爵,依然在指挥残存的部队有序撤退。作为英格兰当时最好的将领之一,轻易的认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而望着洪水般溃退的兰开斯特部队,对面枪矛林立的约克部队逐渐压来,他也终于赶到绝望了。

战场上的爱德华与沃里克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法兰西母狼发威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玛格丽特等人都先后在英格兰与苏格兰边境活动

于是,爱德华率军渡过了亚耳河,在舍尔本村附近建立了营地。兰开斯特军队则在2英里之外的陶顿村北部扎营。约克郡已经近在咫尺,他们再也跑不动了。

勃垦第公爵将会派出他的新式军队去帮助爱德华

责任编辑:

爱德华急于南下对付弟弟乔治,但沃里克领导的北方叛军,正如燎原之火迅速膨胀。知道自己大势已去的年轻国王,宣布解散他的部队。然后带着弟弟理查德和少数随从逃到了东部的港口城市林恩。他们在那里登船,逃往海对岸的弗兰德斯,也就是盟友勃垦第公爵查理的地盘。如此仓惶的逃窜,连已经怀有身孕的王后伊丽莎白都顾不上了。王后只能和家眷一起躲入了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寻求庇护。

图片 35

图片 36

图片 37

两军的后装大炮首先在薄雾中互相问候。但是这样的能见度,让野战炮兵的作用只能锦上添花,发挥多大效率则全凭上帝保佑。

图片 38

爱德华与理查德被迫从海路逃亡弗兰德斯

现在,无论是约克人还是兰开斯特那边,都在尽全力添置哥特式板甲。相比之下,坐拥伦敦的约克家族因商人阶层的支持,比对手更容易得到更多的优质装备。

再夺江山

爱德华一面火速追击,一面也向约克家族一边的各势力下达了动员令,要求他们集中手里的军队来与他汇合。之后的日子里,约克军队兵分三路前进。主力部队由爱德华自己亲自率领,沿着去往约克郡的大道前进。沃里克伯爵的叔叔富康伯格,带领的一支部队,在半路上加入了他的队伍。他是一位参加过英法百年战争的老兵,经验丰富。沃里克自己则率领一支部队在爱德华主力部队的西面,穿越整个英格兰中部,沿途搜罗他们的支持者加入。诺福克公爵则在主力部队的东面行军,公爵本人也在沿途征集支持者加入军队。

当时的查理,已经开始他的新式军队改革,第一个实战练兵场就是英格兰。公爵手下还有一支规模不大的海军舰队,用12艘卡拉克装备着火炮的卡拉克帆船,将爱德华一行人在3月运送到了英格兰东北部诺森伯兰郡登陆。

成为国王后的爱德华 依然需要亲自带兵

1461年的陶顿战役后,爱德华四世的约克王朝成为了英格兰的实际主宰。残存的兰开斯特家族成员,已经失去了与之掰手腕的能力和资本。然而在形式一片大好之时,爱德华却因为意气用事,险些将自己和家族都送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兰开斯特人的冲锋 险些击破约克军的阵线

克拉伦斯公爵乔治一直对哥哥爱德华非常嫉妒

兰卡斯特军大部分都迂回到了约克人的背后

1464年的11月,爱德华四世突然宣布结婚,对象是此前名不见经传的伊丽莎白.伍德维尔。原本默默无闻的伍德维尔家族,一下子鸡犬升天,成为英格兰上流社会的新宠。王后的父亲受封伯爵,几个兄弟都成为了地方领主。就连她前一次婚姻的两个儿子,也都得到了爵位。

但最为糟糕的还是沃里克的左翼部队。由于之前的持续前进,他的分队已经离开了原先的位置。当珀西的兰开斯特右翼部队冲上来与他们肉搏时,埋伏了很久的鲁斯率领兰开斯特骑兵,顺利的从侧后方杀了过来。在兰开斯特右翼的步骑配合打击下,沃里克的左翼节节败退,一些丧气的士兵甚至已经丢掉武器逃跑,整个分队危在旦夕。

兰开斯特余党的覆灭

由于害怕兰开斯特人的暴行 伦敦拒绝给王后开门

图片 39

天黑后,沃里克和自己的兄弟约翰,以及诺福克公爵一起收拢残存的4000人马,趁着夜色,向西奔逃。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去和爱德华会和。他们在第二次圣阿尔班斯战役中的惨败,再次将约克家族逼到了悬崖边上。玛格丽特的军队在混战中死伤2000多人,却让4000敌军付出了代价。作为一个外来的媳妇,她已经成为了兰开斯特家族一边,无可争议的领袖。约克人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同样成为领袖不久的爱德华了。

图片 40

原标题:陶顿大决战:中世纪英格兰的最大规模内战

1464年,萨默塞特等人集合了北方边境与威尔士地区的残军,攻打约克。好不容易凑出的5000军队,在赫克瑟姆荒原之战中被约克军队击败。一个月后,残部又在黑客森战役中遭遇夜袭而团灭。心灰意冷的玛格丽特王后,带着儿子从苏格兰逃往法国。

普通英格兰士兵的武器 除了长弓还有各种近战武器可选择

沃里克的部队此时也逼近伦敦。队伍中又加入了兰开斯特一边的埃克赛特公爵,加在一起足足有30000人。爱德华三兄弟仅有7000人的部队抵抗。幸好这时候,忠于约克家族一边的黑斯廷斯领主威廉,带着3000人的部队从南部海滨赶来。约克一边这才凑出了10000人的部队。爱德华随即决定与沃里克一伙人展开决战。

第二次圣阿尔班斯之战的进程图

重新回到伦敦的爱德华

图片 41

糟糕的射击效果 让双方损失都非常轻微

王后决定采用迂回战术发起突袭,同时声东击西的加以掩护。对于一个从未接受军事训练的女人来说,第一次统领就有如此发挥也算是难能可贵。为了更好的迷沃里克,她让缺少工钱的苏格兰人,继续洗劫周围的乡村地区,以便造成兰开斯特军队还停留在原地的假象。其余的人马则养精蓄锐,而后在16日突然开拔,以强行军速度冲向了邓斯泰镇。

两军都从自己的右翼寻求突破

兰卡斯特人希望用兵力优势与侧翼袭击 击垮约克军队

1471年的3月,爱德华和理查德从尼德兰出发。勃垦第公爵出钱为他组建了一支1500人的小规模雇佣军,主要由来自弗兰德斯和德意志地区的长枪方阵步兵、长弓射手、火枪手以及炮兵组成。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两个家族的差距?

身披板甲的步行骑士与扈从

约克家族的部队分三路北上

图片 42

兵临旧战场

图片 43

图片 44

接着就是英格兰军队的传统保留项目–长弓对射。只是在雾气弥漫的战场上,即便是整队弓箭手进行的大规模抛射,也不能保证箭头就真的直奔目标而去。两边的将领和士兵都尽可能的为自己装备了头盔、护甲和盾牌。这也让处于极限射程内的箭矢,威力再打折扣。爱德华的雇佣兵,带来了不少欧洲大陆最新式的火绳枪,发射速率和精准度都超过了沃里克阵中的火门枪。这些外国人就像弩手一样站成散兵线,时不时的发射手里的烧火棍,让穿着米兰或者哥特板甲的贵族老爷们都要忌惮三分。

图片 45

沉浸在胜利喜悦中的沃里克,显然已经忽略了这些不稳定因素,“国王制造者”现在进一步的强化自己同法王的同盟关系。路易十一正筹划着依靠武力打击勃垦第公爵,但是多年来将金钱用于外交运作的他多少有些忽视了军队的建设。为了对付军力强大的查理公爵,他计划将英格兰拉入反勃垦第同盟。投桃报李的沃里克也立即同意加入。

尽管被后世研究者们不断大幅缩水,双方总计超过70000人的兵力,依然让这次战役成为了英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内战。全英格兰五分之三的贵族,在当天出现在了陶顿的战场上。经过几年的对抗,两个阵营早就想一决高下。两边的主要将领,都在玫瑰战争中失去了自己的至亲。被点燃的仇恨,即将化为了燎原大火。

这一登陆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他的小部队行动迅速,很快就穿过了曾经属于兰开斯特家族死党的珀西家族领地。他本人还对外宣称,自己回国只是要求恢复父亲理查德传给自己的公爵头衔,而不是来夺取英格兰王位的。这一宣传非常奏效。沃里克的弟弟约翰已经带着一支部队北上阻止他前进,但士兵们都不愿意同在军队中依然保有威信的爱德华作战。

最后,双方展开逐屋争夺。数量占巨大优势的进攻者,在第二天上午10点,控制了整个圣阿尔班斯。更为重要的是,亨利六世在一间屋子内被人发现。兰开斯特人再次夺回了他们的国王!士气大振的士兵,很快从南面攻击了约克军队的后卫部队。

图片 46

准备决战

爱德华带着一支由火枪手 长枪兵与炮兵组成的小规模军队

图片 47

可惜,在雾气的干扰下,牛津和他的部队直接走到了已经转向东面的约翰.内维尔部背后。受到突然惊吓的兰开斯特中央阵线,在雾气中根本看不清来者所佩戴的家族标志,误以为这是一支约克人的军队。毫不留情的他们,开始向后方射箭。

玫瑰战争让传统的米兰式板甲出现脱销

双方的的布阵依然大体相当,作战计划也如出一辙。两军右翼的理查德和牛津,都是各自军中的主攻部队,其余分队会在之后跟进加入战斗。此外,两军还都带来了一定数量的大炮。不过英国本土恶劣的天气再次影响了这些当世的高科技武器发挥,也直接左右了战局进程的发展。

图片 48

约克重骑兵的冲锋 结束了战斗

图片 49

当沃里克发现爱德华的约克军队已经在向南方的伦敦进军时,迅速拔营追赶。他也让人传信给牛津伯爵和自己的弟弟约翰,让他们也带兵南下与自己会师。于是就出现了沃里克伯爵的军队追着爱德华三兄弟向南跑的有趣情形。

爱德华于是让富康伯格带着自己的部队,和骑兵一起绕道进攻。后者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可以涉水渡河的浅滩。兰开斯特一边已经在此派驻了防御兵力,但他们没有料到约克军队那么快就发现了这里。在守军还没有开始还击之前,约克人的包抄部队就冲过了河。他们汇同在桥梁附近的友军一起,夹击克利福德的部队。混战中,一支箭射穿了克利福德的喉咙。失去指挥官的兰开斯特守军四处奔逃,最后被渡河追击的约克军全部杀死。

陶顿战役之后 兰开斯特的主力军已经覆灭

图片 50

图片 51

诺福克公爵的到来 扭转了约克人的不利局面

由于自乱阵脚 兰开斯特军队处于两头开打的地步

图片 52

在陶顿战役大获全胜的3个月后,爱德华终于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完成了自己正式的加冕典礼。但是约克家族的敌人依然在国内外盘踞,时刻准备进行反扑。只是相比新生的约克王朝,这些敌对势力的实力已经力不从心。

图片 53

尽管爱德华四世下令将沃里克活捉,但是在命令抵达之前,他就被一名懒得识别家族纹章的约克士兵杀死。

图片 54

随着信号旗与号角响起,一直部署在约克军第二线的100名重装骑兵,终于开始杀向战场。虽然数量不多,他们却被用重型骑枪和板甲武装到了牙齿。连胯下的坐骑都装备了精良的马甲,非常适合于冲击敌阵。已经乱作一团的兰开斯特军队,被这些重骑兵从背后发起了致命一击。约翰的部队首先溃不成军,他本人在乱军中当场丧命。接着是艾克赛特的部队开始后撤,对面的理查德也终于发起了追击。

图片 55

由于天气关系 炮兵在巴内特依然没有发挥多大作用

约克人又马不停蹄的一路向北,将留守在营地和约克城里的兰开斯特人也一并杀死。42名在战场上被俘或者投降的兰开斯特贵族军官,也被约克人处以极刑。夺回约克城的爱德华终,终于见到了父亲和弟弟头颅。由于一直悬挂在城头,已经开始腐烂。现在这些悬挂首级的位置,全部被兰开斯特家族的战死者替代。

不过兰开斯特家族并没有因此买账,因为双方的联合本来就是带有被迫性质的。沃里克搬出亨利六世来,希望他成为一个听话的傀儡,但是这是权力欲望极重的玛格丽特缺不能接受。身在法国的她和儿子迟迟不愿返回英格兰,生怕回国后也被沃里克架空。只有萨默塞特公爵独自回国。

25000名约克士兵,只能背靠南面的山地,拉长阵线,与对面的敌军保持一致。尽管在部队的纵深上不如兰开斯特军规,还是在第一线的身后都部署了预备队。爱德华亲自指挥着中路的主力。足智多谋的沃里克伯爵指挥着左翼。身经百战见得多的富康伯格,负责指挥约克军的右翼,进攻将首先有他指挥的分队进行。

反目成仇

悄悄潜入圣阿尔班斯镇的兰开斯特人

责任编辑:

绝命追击

沃里克在活捉自己的命令抵达前 就被杀死了

此时,玛格丽特带领的兰开斯特部队,正在英格兰中部地区一路肆虐。由于苏格兰人只答应支援部队却不承担军费,手头紧的王后就允许他们在特伦特河以南地区进行无限制抢劫。该河以南的大部分人都支持约克家族,而在河的北面才是兰开斯特的传统势力范围。很快,军队里的其他雇佣军兵与威尔士人也加入了抢劫队伍。结果在兰开斯特人行军的路线附近,出现了30英里长的废墟地带。

最终,在陶顿大战过去整整十年之后,爱德华与他的对手们重新走上战场。玫瑰战争也因此再度风起云涌。

图片 56

步入决战场

沃里克的防御计划 最终被对手完全破解

图片 57

一直以法兰西血统自居的玛格丽特王后,并不在意农民的死活。但是这种行为也让她的声誉降到了最低。

此时已经临近正午,雾气逐渐散去,阳光自南面的天空投向整个战场。爱德华突然觉得远处的视线变得清晰而开阔。他在队伍中远远望见兰开斯特人已经乱作一团,知道反击的机会终于到了。

上午9点,英国本土诡异多变的天气开始发作,漫天大雪伴随着强风肆虐整个战场。飞扬的雪花,很快形成厚厚的积雪,使得双方的视线都变得模糊不堪。在白色的天与地之间,尽是密密麻麻的士兵,在凛冽的寒风中直打哆嗦。

爱德华继位后,在外交上也一直疏远法国国王,亲近勃垦第公国的公爵查理。这在务实为主的沃里克看来,也是非常不明智的。为了弥补隔阂,沃里克在1467年提出了让自己的两个女儿伊莎贝拉和安妮,分别嫁给爱德华的两个弟弟–克拉伦斯公爵乔治和格罗斯特公爵理查德。结果这个提亲又被爱德华给否决了。

当然,所有人都清楚,北方的兰开斯特家族绝不会轻易屈服,一场大战很快就要来临。爱德华四世和沃里克在之后的十多天里,尽可能的补充军备与粮秣。伦敦的国库、议会的财政支持、城内的储备物资、富庶的英格兰南部工商业团体以及繁荣的对欧洲大陆贸易,都让约克军队在后勤补给方面超过了对手。这个优势在之后的战役中,将会成为决定成败的关键因素之一。

两军的中路主力跟随着右翼分队前进,在稍后遭遇到了对面的主力。德华和约翰.内维尔的血战,随即上演。和右翼的情况大体相当,两军的贵族战士们带头冲入敌阵。不过双方都以同样的匀速接近,队伍和整个战线都显得完整的多。与众不同的是那些爱德华从海对岸带来的弗兰德斯长枪手,他们的长枪方阵让对面的下马骑士们着实有些难受。当兰开斯特家族的骑士们用手里的武器拨开第一排弗兰德斯人的长枪后,第二排枪手的长枪又从第一排敌人的肩上位置刺来。好在爱德华的雇佣军数量有限,否则约克军队会很快在中路打开一个缺口。

充足的兵力 让双方都将军队部署成2-3线

这让得到消息的勃垦第公爵再也坐不住了。公爵坐拥法国东部的勃垦第到北部弗兰德斯的大片富庶领地,财力丝毫不输于欧洲的任何一位国王。面对英法两国的联盟压力,他立即着手帮助爱德华夺回英国王位。

邓斯泰镇没有沃里克的军队驻守,但当地居民发现兰开斯特军队人到来后,还是勇敢的进行了抵抗。但进攻者很快就把200名坚持抵抗的当地人杀死。由于是夜间突袭,还下着大雨,南面的约克人对此是毫不知情。

中午的雾气散去后 爱德华敏锐的察觉了机会

1461年,初出茅庐的约克公爵爱德华在达莫蒂默十字之战中,完胜了兰卡斯特家族的偏师。但后者的优势依然十分明显。因为约克家族的部队仍旧分隔两地,并在整体数量上处于劣势。只是双方都已经认识到,决战的时刻即将来临。

图片 58

富康伯格看准时机,下令约克右翼部队再次展开攻击。全队稳步上前,弓箭手在进入射程后张弓射击。从他的分队开始,约克军队整条战线从右到左依次前进。他们对面的兰开斯特部队,无论是哪个部分,都因为没有箭矢而成为了站在的活靶子。在约克人的长弓射杀下,伤亡惨重。当约克人的箭矢逐渐耗尽,他们已经前进到了距离兰开斯特战线50码的位置。弓箭手们纷纷捡起前面落在地上的箭矢,再次返还给对手。不甘心继续坐以待毙的兰开斯特军,忍不住开始了绝命冲锋。

爱德华本人被沃里克关进了附近的米德海姆城堡。年轻的国王被逼召集新的国会,并且将自己的王位继承权授予弟弟乔治。不料约克家的另一个儿子,爱德华的三弟理查德此时坚决站在了大哥爱德华一边。短短几周内,理查德以爱德华国王的名义召集了大量勤王军北上。爱德华因此逃过一劫,保住了国王的所有。

图片 59

1470年9月,沃里克利用法国国王的资金,秘密潜逃回了英格兰。他在约克家族的大本营约克郡,煽动起了一次叛乱。爱德华与理查德一起,迅速帅军北上。趁着爱德华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北方,乔治带着一支雇佣军部队渡海登陆,在英格兰南部的达特茅斯港。

都铎家族的城堡因为三面环海而坚持到了最后

为了让自己的左翼不至于崩盘,沃里克不断的抽调预备队去往增援,接替那些已经被理查德分队杀的魂飞魄散的逃兵。爱德华本人则在军队的中央指挥战斗,他也不知道自己左翼的黑斯廷斯情况如何。

最后是在1468年,坚守自家城堡七年的加斯普.都铎,也在重压之下投降。玫瑰战争似乎在实际上已经结束了。但是新的冲突很快又在约克阵营的内部产生。

图片 60

相比沃里克部队的地利优势,爱德华将军队大部分都部署在了地势较低的开阔地带,只有右翼的理查德分队占据了一小块高地。不过两翼的理查德和黑斯廷斯还是尽可能的靠近两侧的山林,防止兰开斯特军队从他们的侧翼进行迂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