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陈桥兵变这件事情,后人反复津津乐道的最大政绩,不是赵匡胤改朝换代,建立了一个全新的王朝,而是这位皇帝约束手下、市不易肆,让百姓没有遭受战乱之苦,由此开创了一个文明与理性的新时代!

从“陈桥兵变”到“斧声烛影”(一)

说到这里,很多人就会嗤之以鼻了,说约束部队、管教手下,这是军队最基本的素质,怎么能称之为最大的政绩呢?

陈桥兵变  黄袍加身 

图片 1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五代十国后汉时期(公元950年),郭威在北上抵抗契丹途中,路经澶州,手下数千将士发生兵变,将军中黄旗加于其身,拥立他为皇帝,建立大周(史称后周)。

这番话虽然没错,但是却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咱们千万不要忘了,当时是一个什么时代?

当时,有个年轻将领叫赵匡胤,此时就在郭威军中,没想到,十年以后,赵匡胤又将这个剧本成功演绎了一次,不过此时的主角已经变成自己,而他的这次复制,比起十年前的那次“黄袍加身”,更加的完美。

这是一个诸子百家思想完全失控的时代;这是一个只相信强权的时代;这是一个中国大分裂的时代!

“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千年以来,一直是一段脍炙人口的历史故事,经过后人的加工、润色,而愈发具有传奇色彩。

在这个时代里,城破、兵变之后烧杀抢掠,中饱私囊,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甚至可以说,这是士兵作战的唯一动力,你要不让士兵这么干,这些士兵根本不跟你混!

而在我看来,这是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最成功的兵变,没有之一,几乎是兵不血刃的就夺取了后周的政权,从而一举奠定了赵宋王朝三百多年的基业。和以前的那些依靠兵变、屠杀、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篡国者相比,即便他仍然用的是同样的套路,夺取后周的政权,但是,这一次兵变,几乎没有留下骂名。

远的不说,就在陈桥兵变十年前,那个号称“一代明主”的郭威发动政变后,他就曾经下令:攻陷开封城后,士兵可以在里面肆意活动三天,想干啥就干啥,我也绝不阻拦。

在许多人看来,反而赵匡胤在这次兵变中是无辜的,自己当了皇帝还好像受害人一样。

史料记载,在这位新科皇帝的授权下,开封城立刻沸腾无比,满大街都是亢奋过度的后周士兵,这些士兵见人就杀,见财物就抢,见妇女就奸淫,直杀得开封城尸骸塞路,哀鸿遍野,汴河水都变成了红色……。

事实果真如此吗?

后来,这种活动刚刚持续了一天,郭威的部下王殷、郭崇、赵匡胤等人就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们联名报告——再这样搞下去,咱们也不用称王称霸了,因为开封城一个百姓也没有了,这就是一座空城了。

今天,关于这段历史,我们能够看到的是两部权威的记载,《宋史》和《续资治通鉴长编》,那让我们通过历史的记载,来还原一下当时的情景:

于是,郭威赶紧下令收兵,宣布活动提前结束。但是,所有参与者全都意犹未尽,他们怎肯听从这个命令?后来,直到郭威亲手宰杀了几个还在兴致勃勃干事的将领,所有士兵才悻然而止,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回自己的大营。

后周显德七年(公元960年),农历正月初一,8岁的后周恭帝柴宗训即位不久,这也是他执政以来的第一个春节(古代称为元旦),对讲究传统的中国人来说,这个春节就显得特别隆重,小皇帝刚刚登基,新年伊始、万象更新,中国人讲究有个好彩头,文武百官一大清早就前去朝贺,朝廷上下,处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可是这喜庆没有维持多久。

可见,作为历史的见证人,当年开封城血流成河的尸体、哀号不绝的百姓,以及彻底疯狂的乱兵抢匪,这些都给赵匡胤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因此,赵匡胤比谁都清楚,如果他不约束自己的士兵,到时候局面将不堪设想!

从京城北边传来了紧急军情。

根据司马光《涑水纪闻》记载,在“稀里糊涂”地黄袍加身后,为了约束这些士兵,赵匡胤立刻与诸位将领立下盟约,颁布了那着名的《约法三章》:

契丹、北汉两国联合出兵,攻打北方重镇,河北定州和镇州,前方将士正拼死抵抗,请朝廷速派军队支援。

第一,咱们都是少帝和太后的臣子,不能欺负他们孤儿寡母。

刚刚还在喜庆之中,转眼之间,收到这样的战报,朝堂上下,顿时议论纷纷,显得一片慌乱。

第二,后周王朝的文武百官,那都是咱们的好同志,不许欺辱他们,更不许滥杀一人。

皇帝年龄太小,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让他出谋划策,拿主意,那是指望不上。执政的符太后,二十多岁,几个月以前刚刚立为太后,执政经验都基本没有,对于军国大事,更不能依靠。

第三,大军进入京城之后,一切行动听指挥。

听闻此事,只好求助于先帝托孤的大臣,宰相范质和参知枢密院事王溥。

听从我这些命令的人,事成之后,重重有赏,不服从者,一律灭门九族!

他们虽是先帝临终交待辅佐小皇帝的大臣,可都是文臣。带兵打仗?对于他们来说,那是张飞穿针–大眼瞪小眼。

在三军将领全部同意后,赵匡胤这才率领军队返回开封城,没让当年那场屠城事件重演。

打仗,还得靠武将,这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禁军中的将领们了。

佛家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赵匡胤此举,可拯救无数黎民百姓,堪称普度众生、功德无量也。

于是,皇后就和几位大臣在朝堂上商量起来。

仅此一项,赵匡胤足以载入史册,位列明君之位。

最后,决定让归德军节度使、检校太尉、殿前司点检赵匡胤为北征统帅。

当然了,为了提高自己的政绩,凸显自己在陈桥兵变中功劳最大,赵光义要是不把这件事情扣在自己的头上,那才叫新鲜呢!

这样,让赵匡胤作为统帅,领兵出征的决定,就商量好了。

在三次修改《太祖实录》的过程中,赵光义就在这件事情上做足了文章,他不仅增加了一个“叩马进谏”的情节,他还抢了很多赵普的戏。

可是,当赵匡胤来到以后,事情又有了新的变化。

于是,在赵光义的重新演绎下,这场陈桥兵变的故事就“脱胎换骨、转世重生”了。

赵匡胤此时虽是禁军的都点检,名义上的一把手,可是却没有调兵之权。此时,国家军队的调兵权,在参知枢密院事王溥手中,京城禁军的调兵权,在侍卫司副指挥使韩通手中。

现在,就让我们回到那天晚上,看看赵光义是怎样“重新演绎”这段历史的:

现在让他领军出征,他需要调兵权。范质和王溥,因为军情紧急,也没多想,就把调兵权,给了赵匡胤。(有人说,调兵权是在赵匡胤的要挟之下给的)

正月初三,我以内殿祗侯、供奉官都知的身份,跟随我哥北上抗击外敌入侵,这一天内,大军井然有序、纪律严明,除了天上出现了“二日互殴”的奇景外,也没啥可以记录的事情。

反正,不管是因为军情紧急,还是其他原因,赵匡胤是堂堂正正的取得了调兵权。

正月初三晚,大军在陈桥驿安营扎寨后,我刚刚要休息,就看见都押衙李处耘风尘仆仆地跑过来,他告诉我:“刚刚大家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要立你哥当皇帝!”

赵匡胤得到兵权,像以前一样,就忙着调兵遣将,正月初二早上,就让殿前司副都点检、镇宁军节度使慕容延钊为先锋,率禁军一部精锐先行出城,驰援定州、镇州。

一听这话,我当时脑袋就懵了,心想这个问题太严重了,此事关系重大!于是,我带着李处耘跑到了赵普那里,想让这个长者给我们出出主意,结果,我刚跟赵普商量此事,那些“密谋造反”的将领们就都冲了过来。

但是,这边先锋军刚刚出城,城里就有谣言传出,将在出军之日,策立点检为天子。(“将以出军之日策点检为天子,市民恐怖,争为逃匿之计,惟内庭晏然不知”–《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

面对这些准备谋反、拥立我哥当皇帝的人,我跟赵普的第一反应是:不干!而且,我还清清楚楚地告诉大家:“我哥是一个赤胆忠心的臣子,他一定不会背叛大周王朝,也不是饶恕你们这些乱臣贼子的”!

谁也不知道谣言从何而起,但是城中百姓,好像都知道了要立“点检为天子”,百姓心里明白呀,哪里是立天子这么简单,这是要发动政变的前兆。对于生逢乱世的人们,这样的谣言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听到这句话后,大家想想也是:天上不会掉馅饼,如果真掉了一个馅饼,那也不是馅饼,而是陷阱,咱们将心比心一下,突然让一个人莫名其妙地当皇帝,换成是谁,这个人也得急。

几十年的战乱,告诉他们,还是早作打算为妙,所以,城里是人心惶惶,想着逃离这是非之地。

最后,在我跟赵普的好言相劝下,这些将领们就各自散去了,但是,开弓哪里有回头箭,大家已经挑明了让赵匡胤当皇帝,这就等于是谋朝篡位了,即使赵匡胤不办他们,回头柴承训也得收拾自己!

但此时皇宫里的人,一点这样的消息都没有,这就让人费解了。符太后和小皇帝在皇宫内院,不知道也就罢了,难道文武百官,也没有听到什么消息吗?

于是,大家又重新聚集了起来,他们对着我跟赵普亮起了兵器,并发狠话道:“军中偶语则族。今已定议,太尉若不从,则我辈亦安肯退而受祸。”

还是只是当它是一句谣言?

一听这话,我跟赵普只能继续和稀泥道:“这是天大的事情,咱们不能这么鲁莽行事,不如先去打仗,等打败了契丹人再说。”

不管如何,在大军出发之前,传出这样的谣言,总让人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只是谁也不知道,也无法去猜测。

一听这话,这些将领们依旧不答应,他们告诉我跟赵普:“按照军规,军中有聚众谋反者,立刻以灭族论处,如今我等要拥立太尉当皇帝,估计都活不到明天日出了,你还跟我谈什么去打契丹人,现在太尉不接受册立的话,大军就绝对不前进了!”

初三这一天,赵匡胤亲自率领大军,浩浩荡荡、秩序井然的出了城,百姓看见军队没有乱,点检还是点检,心里的疑虑稍微打消了些,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可见,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赵普就乖乖就范了,而我则告诉大家:“兴王异姓,虽云天命,实系人心。汝等各能严饬军士,勿令剽掠,都城人心安,则四方自定,汝等亦可共保富贵矣。”

谣言可能就是谣言吧!

总之一句话,你们要听我的,要严肃军纪,不能纵兵抢劫,否则咱们全都玩完,只有先做到这一点,咱们才能劝我哥改朝换代。

赵匡胤率领的大军,傍晚就行进到了汴京北部四十里的陈桥驿,暂时驻扎,这时候军中又有谣言传出。

等我说完这句话后,大家都很信服我,也同意了我的这个请求。于是,我跟这些将领们许诺,等天亮了以后,我就劝我哥当天子,而诸将们听完我这个承诺后,他们也就各自散去了。

“军校河中苗训者号知天文,见日下复有一日,黑光久相磨荡,指谓太祖亲吏宋城楚昭辅曰:‘此天命也!’”(《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

第二天天刚亮,我就跟赵普来到了我哥的大营,告诉了他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结果我还没有说完,这些将领们就冲了进来,他们把一件龙袍披在了我哥身上,然后对他三跪九叩、高呼万岁,我哥就这样“被逼无奈、勉为其难”地当上了天子。

 什么意思呢?“日下复有一日”就是出现了两个太阳,古代皇帝以天子自居,出现了两个太阳,说明要变天了,苗训一出这样的言论,士兵私底下是议论纷纷。

后来,等我哥当上天子,要率军班师回朝,我第一时间跑了过去,不仅拉住了我哥的坐骑,还恳请我哥下令,回到京城后一定要禁止烧杀抢掠,否则我绝不放手。

按照现在来说,其实就是一种自然现象。可是话从号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苗训口中说出来就不一样了。古代行军打仗,非常讲究,不但祭天、祈福,还要占卜、问卦,什么时辰出兵,是凶是吉,他们的话起着非常大的作用,更重要的是,那些将士非常相信他们的话,而苗训在军中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相与扶太祖上马,拥逼南行。匡义立于马前,请以剽劫为戒。——《续资治通鉴长编》

当晚,这些将士们聚到一起,议论这两天发生的不寻常的事情。

一听这话,我哥这才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他立刻跟手下《约法三章》,大军这才纪律严明地回到开封城,兵不血刃、市不易肆地完成了改朝换代。

有人就说了:“现在皇帝年龄小,不能亲自处理朝政,今天我们在这里喊着保家卫国,拿命去拼,他这么一个小孩,又怎么会记得我们今天的功劳呢?最后战死沙场,也没有人知道呀!我们跟着点检这么久,而且点检一向待我们不薄,为何不先立点检做皇帝,然后再去迎敌呢?”很多人都随声附和。

这件事情,就是我津津乐道的“叩马进谏”的剧情。

这时候赵匡胤的亲信,都押衙李处耘,把这些将士的话告诉了赵光义(赵匡胤的弟弟,赵匡胤称帝后,为避其讳改赵光义),赵光义听到这件事,说:“此事,非同小可,我们还是去找赵普商量商量。”

最后再说一句,整个过程赵普最清楚,不信问他……。

赵普此时是归德军节度使掌书记,这是什么官?简单说,就是赵匡胤的军师,此时深受赵匡胤器重。

以上,就是采取了《新录》的资料,李焘在《续资治通鉴长编》中记录的“陈桥兵变”的全过程。

于是,李处耘和赵光义一同去找赵普,话还没说几句,这些将士直接闯了进来,群情激昂,众说纷纷。

现在明白了吧,为什么王禹偁没有深刻领会领导的意思,被贬到黄州去了吧?你要是一个不愿意睁眼说瞎话,或者是怕违背良心挨雷劈且内心有愧的人,你也得被贬!

赵普和赵光义一看此时的状况,好言相劝,赵普说:“太尉对后周忠心耿耿,你们这样做,他知道后,一定不会宽恕你们。”

这马屁拍的,味道也太浓郁了点吧?

“太尉忠赤,必不汝赦”(《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

但不管这个马屁的味道如何,赵光义是多么无耻,反正他的目的达到了。

那些将领听到这样说,面面相觑,胆子小一些的人,被赵普这么一吓唬,有人就回去了。

在“陈桥兵变”这件事情中,当完成了“叩马进谏”这件功德无量的大事后,赵光义就从一个打酱油的小角色,一跃成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并在历史书上留下了一个高大上的光辉形象。

可是没过多久,一部分将士又回来了,这次不同上次,他们是带着兵器来的,有人就喊道:

除此之外,更加重要的一点是,通过这种编造、杜撰、移花接木的办法,赵光义能够凸显自己雄才伟略、德高望重的能力,更能够通过暗示告诉自己的臣民:“由于自己在‘陈桥兵变’的杰出表现,从那个时候起,太祖就已经打算把皇位传给我了,所以我就是这个皇位合法的继承人!”

“我们知道,太尉对后周忠心耿耿,今天我们这样做,在太尉看来,已经犯了谋反重罪!”

就这样,在赵光义多次暗示和指使下,在史官们昧着良心的夸张编纂下:一个栩栩如生的高大上的赵光义,就这样出现了;一个在“陈桥兵变”中雄才伟略的赵光义,就这样出现了;一个太祖刚刚即位就打算传位给他的赵光义,就这样出现了;一个命中注定要做皇帝的赵光义,就这样出现了!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事情无法挽回,大家已经是犯了死罪”

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对此,宋太宗一直深信不疑。

“如果太尉不答应,我们也不走了!大不了,就是个死嘛!”

我们也要理解这位皇帝,赵光义之所以要这样篡改历史,并不是他吃饱了撑得,而是作为全国至高无上的皇帝,赵光义要是没有一些光辉事迹,他怎么能统率万民,成就属于自己的威望呢?

事情到了这里,看众位将领拿兵器的架势,就是赵匡胤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了。此时此刻,容不得他去拒绝了。

可惜的是,在历史这个公正的“裁判”那里,赵光义却彻底失败了,他只是欺骗了自己,却没有骗到后来的人。

这是要逼着赵匡胤和他们一起谋反呀!

因为真正的历史,不在那些欺骗世人的谎言中,也不在那些后世杜撰的历史书里,更不在那些顶礼膜拜的庙堂之内,而是在天下人的心里!

赵普看到那些将士群情激奋,事情眼看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然后说:“策立天子,这么大的事情,不是说说这样简单,现在国家正处危难,等打完了仗再说也不迟。”

这个证据,就是《续资治通鉴长编》,虽然在书写这段历史时,李焘采用了《新录》的资料,完整地演绎了“叩马进谏”这个故事,并塑造了一个高大上的赵光义。但是,在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李焘却不怀好意地加上了一段注释,直接赋予了这段历史一个全新的定义。

“现在天下不稳,等打完了仗,事情还不知道发展到什么样?”

这段注释的意思,大概是这样的:根据《旧录》的记载,禁止士兵回京杀烧抢掠的事情,这是太祖自己约束士兵的行为,跟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而我之所以这么写,是根据《新录》里的定义。

“今天事情不解决,将士们又怎能安心打仗!”

据此,如果说李焘泄露了天机,貌似也绝不为过。

赵普回头看了看赵光义,说:“事情既然到了无法改变的地步,还是早做打算,迟则生变,引出祸端。”

可见,连自己的臣民都欺骗不了,赵光义又怎么欺骗未来,堵住芸芸众生之口呢?

于是对这些将士说:“不管做什么事情,人心所向最重要,现在我们的前军,已经渡过了黄河,而且在我们四周,地方节度使都盯着,如果京城一乱,天下必然会跟着发生动乱。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各位将领能够约束士兵,别做烧杀、抢掠之事,那么京城就不会人心不稳,天下自然也不会发生动乱,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长保富贵。请大家还是回到各自军营,严格约束手下的士兵,我会把你们的要求告诉太尉的,你们看如何?”

等历史的车轮到了元朝后,当时的史学家袁桷,他就直言不讳地说道:“宋太祖的实录,一共有新旧两本,其中这本《新录》,无非就是史学家们添油加醋、无中生有,拍太宗的马屁而书写的东西。因此这本书上的历史,没有任何利用价值。”

那些将领听到赵普这样说,都非常赞同,于是各回各的军营。

因此,袁桷在编修《宋史》的时候,他没有这种忌讳,就删除了赵光义“叩马进谏”这个情节,也彻底把赵光义高大上的形象打回了原形。

到了晚上,赵普把军队内的一个将领郭延赟叫来,说:“白天的事情你也看到,现在形势所逼,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你马上回汴京将这里的情况告诉殿前都指挥使石守信和殿前都虞候王审琦,让他们速做准备,以防不测。”

至此,赵光义费尽心力,连续修改三次,自己到死都没有看见的《太祖实录》,却换来了一个自欺欺人的结局。

为什么告诉他们两人,他们两个人没有随赵匡胤出征,此时在汴京,掌握京城的部分禁军,而且他们都是赵匡胤的心腹,同时也是赵匡胤的结义兄弟。

这也应验了明代心学大师王阳明的那句经典台词——人人自有定盘针,公道自在人心。

到了晚上,那些将士,都围在赵匡胤的营帐外,等待着天亮,为什么呢?

本文发布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

赵普没把下午发生的事情告诉赵匡胤吗?

不是没告诉,而是没法对他说,因为此时的赵匡胤喝醉了酒,还没醒呢?

这是将士呢?生怕赵匡胤会跑了一样,围在营帐外呢!

一直等到第二天,正月初四,天刚刚亮,此时赵匡胤还没有起床,赵光义赶紧进帐告诉赵匡胤,赵匡胤听到消息,大吃一惊,立马起床,走出营帐。此时兵变的将领们也闯入营帐,举着手中的兵器,说:“现在大军无主,我们愿意奉太尉为天子。”赵匡胤还没来得及回答,就有人已经把黄袍披在了赵匡胤的身上,然后不知谁喊了一声万岁,接着其他人都高呼万岁,声音非常大,几里以为都能听见。

此时的赵匡胤呢?一脸茫然的样子,好像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等明白过来,是坚决不答应,(心里怎么想就不知道了),但是手下的将领们可不管这些,看这架势,反正这个皇帝让你当定了。要是谋反,大家可都是跟着你的。

在赵匡胤还在为当不当皇帝,犹豫不决的时候,这些将领们就要把赵匡胤扶上马,返回开封。(仗都不打了吗?)

我们看史书上记载的“黄袍加身”这一段。

“甲辰将旦,将士皆擐甲执兵仗,集于驿门,欢噪突入驿中。太祖尚未起,太宗时为内殿祗候供奉官都知,入白太祖,太祖惊起,出视之。诸将露刃罗立于庭,曰:‘诸军无主,愿奉太尉为天子。’太祖未及答,或以黄袍加太祖之身,众皆拜于庭下,大呼称万岁,声闻数里。太祖固拒之,众不听,扶太祖上马,拥逼南行。”(《涑水纪闻》司马光)

“甲辰黎明,四面叫呼而起,声震原野。普与匡义入白太祖,诸将已擐甲執兵,直扣寢门曰:诸将无主,愿策太尉为天子。太祖惊起披衣,未及酬应,則相與扶出聽事,或以黄袍加太祖身,且羅拜庭下称万岁。太祖固拒之,觽不可,遂相與扶太祖上馬,拥逼南行。”(《续资治通鉴长编》李焘)

从史书记载来看,赵匡胤“黄袍加身”是被逼无奈的结果,如果不是刀架在脖子上,他是不会做这个皇帝的。对于这个决定,他是十分无奈的接受的,显然,在外人看来,他的内心是非常“痛苦”的。

我们再来看司马光(1019-1086)和李焘(1115-1184)这两人,他们可都是著名的史学家,而且生活的年代,距离事情发生的时间不算太远。按理说,史学家的记载,可信度是非常高的,可是看了他们的记载,你会相信吗?

反正我不信,而且一直存有疑虑,多少人对“皇帝”这个职业虎视眈眈,为了爬上这个位置,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隋炀帝为此弑父杀兄,唐太宗“玄武门之变”戮兄杀弟,五代十国的这些皇帝们,哪个不是双手沾满鲜血。而眼前的这位太祖赵匡胤睡了一觉,醒来就“被皇帝”了,你看这个皇帝当的多容易!运气那是太好了!

他自己事后也说,自己对朝廷忠心耿耿,是贪图富贵的那些将领,陷他于不仁不义的,反正就是被逼的呗!

他这样说,谁还能说不是呢?

不管怎样,皇帝他是当了,史书上也是这样记载的。

可是,你相信史书上的记载吗?

反正我是不相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