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为一台纪念普希金逝世180周年的诗歌音乐晚会撰写脚本,便又重读了普希金的两本传记,一本是列昂尼德·格罗斯曼的《普希金传》,一本是亨利·特罗亚的《普希金传》。
列昂尼德·格罗斯曼是苏联着名语文学家,他为苏联青年近卫军出版社的“杰出人物传记丛书”撰写的这部《普希金传》出版后受到广泛欢迎,多次再版。亨利·特罗亚是法国着名作家,与茨威格和莫洛亚并称为“20世纪世界三大传记作家”。特罗亚出身俄国化的亚美尼亚富商家庭,原名列夫·塔拉索夫,8岁时随全家流亡巴黎,后成为法国作家,曾获包括龚古尔奖、荣誉骑士、法兰西科学院院士等在内的多项殊荣,但俄国始终是他魂牵梦绕的文化记忆,俄国作家传记是他写作的重要构成之一,除普希金外,他还先后为果戈理、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高尔基、茨维塔耶娃、帕斯捷尔纳克等俄国作家作传。1945年,特罗亚偶然从在决斗中杀死普希金的法国人丹特斯的孙子手中得到两封普希金写给丹特斯义父盖克伦的信,这成了他写作《普希金传》的直接动机。
格罗斯曼和特罗亚的这两本书书名相同,写作年代也相距不远,格罗斯曼的《普希金传》1939年初版,特罗亚的《普希金传》1946年初版;两书写法大同小异,均为对普希金由出生到死亡的生命历程的完整交代,对普希金文学创作活动的系统评介,甚至连书中引用的书信和资料、被当作分析对象的普希金作品引文等也大体相同。然而,两位《普希金传》作者,一位是苏联犹太裔学者,一位是法国俄裔作家,两人的生活经历和写作语境、作者个性和文字风格均有很大差异,这就使得两书在作者视点、叙事立场和叙述调性等方面体现出很大不同。就整体而言,格本是颂歌体的,是在神化一位诗人,在努力建构一个作为民族文化图腾的普希金形象;而特本则是故事体的,在人化一位诗神,在努力揭示一位神一样的人物的生活真实。前者以普希金自由思想的生发和成熟作为主要线索,追溯普希金作为自由战士和民族英雄的“战斗一生”,正如作者在《作者的话》中所说明的那样,他“对伟大诗人生平的叙述是以当时的政治事件和文学史为基础”,目的在于“有可能彻底发掘出伟大创作的这些源泉——诗人同人民的压迫者所进行的战斗,他为了争取自由、理智和缪斯的胜利所付出的巨大劳动”;后者则以普希金诗歌天赋的发展和表达为经纬,在普希金花天酒地的生活和严肃认真的创作这两者之间寻找平衡点,在普希金诗歌天才的发展史中发掘“故事性”,就像该书译者在《译者的话》中所写的那样:“在写作技巧上,《普希金传》摆脱了传记作品的刻板模式,写得生动活泼,有声有色,有很强的可读性,简直如同一部写技高超的小说。”比如,格罗斯曼的《普希金传》为尊者讳,反复强调“普希金并不像他同时代人所描写的那样好追求女色”;特罗亚的《普希金传》则言:“他的一生就游荡在爱情和诗歌之间。更确切地说,对他来说,爱情和诗歌是同一种天才的不同表现形式……他的‘纯非洲式’的色欲叫人吃惊。”格本通过对《乡村》一诗的分析表明:“普希金是民族的伟大代言人,是准备同人民的压迫者进行决战的整个社会的深刻的人道思想的表达者。”特本却津津乐道于普希金的“双重人格”:“普希金有着双重人格,他一直就是如此。一方面他是个大顽童,贪恋女色和杯中物,喜欢击剑、赌博和写情书;另一方面他又是一位严肃的高产诗人。”“他在思想上是个成熟的男子汉,但在感情上却是个顽童。”格罗斯曼的《普希金传》在结尾写到普希金的葬礼上出现几个看热闹的农民:“他们仿佛是被不自由的人们派到被人杀害的诗人坟头的。正是人们用他们的传说丰富了诗人的创作,并且永远把普希金的名字藏入记忆里,以便把它带到遥远的但必定要来到的解放的时代。”特罗亚的《普希金传》在结尾则这样描写普希金的葬礼场景:“那里只剩下普希金一人,躺在黄土里。雪仍在下,风仍在吼。”很难说,这两种不同的叙述调性、不同的阐释线索究竟哪一种更合理,更吻合普希金的一生,但两者显然都是自成一家的,贯穿始终的,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服其读者。
奇怪的是,在读了这两本调性不同的《普希金传》后,我所获得的两个普希金形象却又是大同小异的,至少,这两个形象在我的心目中是相互重叠、相互补充的,并未构成矛盾。这或许因为,关于普希金的生平和创作,我已有比较全面的了解,再读普希金所获得的印象无法从根本上修正我业已形成的认识;但这或许更因为,任何一种关于普希金的阐释,说到底只不过是一个参照系,每个阅读普希金的人都应该获得一个自己的普希金,也就是茨维塔耶娃所言的“我的普希金”,其中既包含自己所采集的关于普希金的各种史实和观点,也应渗入自己的诗歌观和世界观,如此说来,任何一次对普希金的阅读,实际上也都是一次自我丰富的过程,就这一意义而言,对普希金的阅读应一直持续下去。读不尽的普希金,普希金读不尽,其实是因为我们对自己精神世界的填充和拓展是永无止境的。

问:苏联有哪些优秀诗人?

玛琳娜·伊万诺夫娜·茨维塔耶娃( Марина Ивановна
Цветаева),1892—1941年,俄罗斯著名的诗人、散文家、剧作家。茨维塔耶娃的诗以生命和死亡、爱情和艺术、时代和祖国等大事为主题,被誉为不朽的、纪念碑式的诗篇,在20世纪世界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被认为是二十世纪俄罗斯最伟大的诗人。

澳门金莎 1

幸福童年

苏联有哪些优秀诗人?

茨维塔耶娃于1892年10月8日出生于莫斯科。父亲伊凡·弗拉基米诺维奇·茨维塔耶夫是莫斯科大学的艺术史教授,普希金国家造型艺术馆的创始人之一。母亲玛利亚·
阿列克谢罗夫娜(婚前姓氏为缅因)有德国和波兰血统,具有很高的音乐天赋,是著名钢琴家鲁宾斯坦的学生。除音乐熏陶以外,母亲还给孩子们讲故事,诵读诗歌,教导她们不要在乎物质的贫困,而要崇拜神圣的美。正是在母亲的影响下,茨维塔耶娃逐渐滋长了对诗歌的信念:“有了这样一位母亲,我就只能做一件事了:成为一名诗人。”正是在“音乐和博物馆”中,茨维塔耶娃度过了幸福的童年生活。

苏联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简称,是一个由15个苏联加盟共和国组成的国家,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于1922年12月30日成立,1991年12月25日解体。

1906年秋天进入女子寄宿学校以后,茨维塔耶娃开始深入地阅读十九世纪俄罗斯经典诗人的作品,如普希金、莱蒙托夫、涅克拉索夫等人的诗歌,重温童年时妈妈灌输到耳朵里的韵律和节奏,接触到歌德、海涅和其他德国浪漫主义诗人的作品,在灵魂深处滋生了终生不衰的浪漫精神。像许多同龄少女一样,这个阶段的茨维塔耶娃充满了浪漫主义的幻想,满怀对现实生活的叛逆渴望,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据说,她爱上了一位大学生尼伦德尔,为他写下了大量的抒情诗,而对方表现出的冷漠使其痛不欲生。于是,她买了一把手枪,到一家曾经上演过她心爱的法国作家罗斯坦的戏剧《雏鹰》的剧院自杀,幸亏枪内装上的是一颗哑弹,才没有酿成悲剧,但由此也可见出诗人孤傲、刚烈、极端的性格。

在苏联出现过很多优秀的诗人和作家。

澳门金莎 2

安德烈·沃兹涅先斯基
:前苏联与俄罗斯诗人,被罗伯特·洛威尔称为”一切语言中最伟大的在世诗人”。他是赫鲁晓夫执政后,文学解冻时期涌现的诗人群体中的一员。

崭露诗坛

沃兹涅先斯基被认为是”苏联时代最勇敢的作家之一”,他的写作风格常常受到同时代批评家的批判,他还曾经面对尼基塔·赫鲁晓夫的流放威胁。他的一些诗作已经被奥登翻译成英文,他的终身导师和挚友是《日瓦戈医生》的作者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
在他去世以前,他被批评家和公众赞誉为”活着的经典”
和”苏维埃知识分子的代表”。著有《卫国战争时期的苏联军事经济》、《沃兹涅先斯基经济文选》等。著名作品有《三角梨》《反世界》《镂花妙手》获得1978年年度苏联国家奖金。

根据茨维塔耶娃的自述,她六岁时便开始诗歌练习,此后一直没有中断。1910年,这位18岁的少女自费出版了诗集《黄昏纪念册》,它引起了不少文学前辈的关注,其中有勃柳索夫、古米廖夫、沃洛申等。勃柳索夫从中看到了象征主义的遗风,古米廖夫则为其中所流露出的日常性关注而欣喜,因为它们恰好吻合了阿克梅主义的创作原则——让玫瑰自己来叙述玫瑰;至于沃洛申,除了对这部“年轻而幼稚的书”加以鼓励外,还亲自拜访了诗集的作者,这一举动成了他们真挚友谊的开始。在这部诗集中,茨维塔耶娃几乎是无意识地实践着她后来所遵循的一个创作原则:“地球上人的唯一责任——便是整个存在的真理”。她把生命当成寻找真理的启示,而将写作认做通向真理的道路。

命运

1912年1月,茨维塔耶娃嫁给了一名民粹派分子的后代——谢尔盖·艾伏隆,并将自己的第二部诗集《神奇的路灯》题献给他。但是,这本诗集并没有获得预期的好评,阿克梅诗人、“诗人车间”的成员戈罗杰茨基和古米廖夫作出了不太友好的评价,而她素来敬重的勃柳索夫也流露了明显的失望情绪。对此,茨维塔耶娃的反应是:“我如果是车间的成员,他们就不会如此辱骂了,可我永远也不会加入车间”。她认为,诗人应该是独立不羁,不受任何束缚的。果然,她不仅一直没有成为阿克梅派的成员,甚至独立于所有的文学社团和流派之外,与当时占据文坛主流的象征主义、阿克梅派和未来主义等保持着恰切的距离,尽管她与这些流派中的许多人都有私交来往。这种游离状态自然给她的生活和写作带来了很多困难和不便,但对她的艺术个性的形成却大有裨益。茨维塔耶娃在自己的诗集《摘自两本书》中这样写道:“我的诗行是日记,我的诗是我个人的诗。”

命运在我之上。为什么我要去看?

彼得堡之行

在陋铺上睡觉的被驱逐的我流浪。

在俄罗斯诗歌的历史上,上自“文学之父”普希金,下迄“白银时代”诸诗人,彼得堡以其美丽的风光和厚重的历史一直受到诗人们的青睐,以至于被看作俄罗斯诗歌的象征。1916年冬天,茨维塔耶娃有过一次彼得堡之行。这次旅行成了她创作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彼得堡作为诗歌之母,仿佛以阴柔的力量孕育了她在诗歌中歌颂“阳刚的”莫斯科的意识。她开始认识到自己作为莫斯科诗人的价值,决心要像勃洛克和阿赫玛托娃热爱彼得堡似地热爱生于斯、长于斯的莫斯科。为此,她写下了组诗《莫斯科》,莫斯科有她熟悉的博物馆、熟悉的音乐厅、熟悉的小路、熟悉的小树林、熟悉的广场与教堂,而更重要的是——“克里姆林宫的肋骨承受着一切”,那是她的诗歌之根,也是她介入生活的出发点。

悲伤是一个地下室,

阿赫玛托娃在她的心目中,是“缪斯中最美丽的缪斯”,是“金嘴唇的安娜”(希腊神话中雅典娜式的智慧女性),她的名字就像“一个巨大的叹息”,她为此要献给阿赫玛托娃“比爱情更永恒”的礼物,亦即诗人自己的心灵,然后,像一名两手空空的乞丐似地离开。不过,与对勃洛克的崇拜不同的是,茨维塔耶娃向阿赫玛托娃投去的是一位天才诗人对另一位天才诗人的敬意,她们之所以能成为“星星”、“月亮”和“天堂的十字架”,是因为都是“大地的女人”。

在每一座旧房里开放。

澳门金莎 3

沟渠在我之下而命运在上。

艰难时期

我想要什么?好吧,满足的一生。

20世纪20年代,是俄罗斯历史上最为动荡的时期之一,茨维塔耶娃自然也摆脱不了时代加诸其身的困厄。1917年,丈夫艾伏隆应征入伍,一去便杳无音讯。1919年秋,走投无靠的茨维塔耶娃不得不将两个女儿送进了库恩采夫育婴院。不久,重病的大女儿阿利娅被送回了家,可是,小女儿伊利娜却不幸饿死在育婴院中。即便是在如此艰难的时期,她仍然没有中断自己的诗歌写作,或许,此时的写作已经成了她排遣孤独与贫困最重要的手段。写作的成果之一,就是1921年所出版的诗集《里程标》。在这部诗集中,她集中地描写了自己对丈夫的思念,不过,这些诗歌与少女时代的作品相比,更多地是掺合进了生活的苦涩,流露着对未卜的前途的忧虑,以及灵魂深处冲撞不已的渴望、追求、欲望、困惑和矛盾。

我得到什么?只有一副棺木花环……

1922年,艾伏隆随着溃败的弗兰克尔军队流亡到了捷克的布拉格,因对白军的行为感到失望,脱下军装进入布拉格大学学习。在得知丈夫犹在人世的消息后,茨维塔耶娃被获准出国团聚。

在摇篮下坟墓潜伏。

柏林时期

命运在我之上,沟渠在下。

出国之初,她来到了德国的柏林。当时的柏林是俄罗斯侨民文化的中心之一。她在那里见到了叶赛宁、安·别雷和鲍·帕斯捷尔纳克,后者新近出版的一部诗集《生活,我的妹妹》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柏林时期是茨维塔耶娃最富创造力的时期之一,在此期间,她出版了《别离》、《天鹅营》、《手艺》等诗集。此外,还创作了几部叙事诗,如《山之歌》、《终结之歌》、《空气之歌》、《捕鼠者》等。

在天空上我的灵魂,像一只猎狗,

无疑,在俄罗斯诗歌史上,茨维塔耶娃属于天才诗人那一类型,综观她的整个创作,我们可以随处感受到充溢的灵感和丰富的想象力,其中没有丝毫的匠气,但这并不意味着诗人因此忽视过诗歌的技术层面,恰恰相反,她比很多平庸的诗人都更重视技术的存在。她深深地懂得,没有手艺,人们就不可能化平淡为神奇,不可能在尘世的生活中创造出艺术,因为,“上帝与构思同在!上帝与虚构同在!”。

嚎叫,绝望,

对手艺的重视使得茨维塔耶娃的诗歌具有十分鲜明的个性特征,她的作品节奏铿锵,意象奇诡,充满了大量的破折号、问号、惊叹号和省略号;上述特点以及那些不完整的句式,往往在词与词、句和句之间造成很大的跳跃性,使得她的一部分作品显得比较晦涩难懂。但是,读者倘若能够剥开隐晦的语义外壳,细细品味一下其中含纳的深意,便不难顺着技术的线索走向精神的深宫,从而感悟这位命途多舛的女诗人对生命本质所作的特殊诠释,从而产生一种全新的审美同情和共鸣。

牵引它的开关是恸哭。

澳门金莎 4

命运来到我家后院上空,

迁居巴黎

和命运是我血亲的地方。

1925年秋天,茨维塔耶娃夫妇带着出生不久的儿子莫尔迁居到巴黎。白俄侨民界在表示了最初的欢迎以后,便觉得她的诗歌“内容似乎是我们的,而声音却是他们的”,认为是“非我族类”而开始对她予以排斥和打击。不久,由于茨维塔耶娃流露了某种亲苏倾向,对马雅可夫斯基表示出好感以后,她的处境更是陷入了一种两难的境地:“我在这里是多余的,而回到那里又不可能。”这一时期,孤独、贫穷、对祖国的怀念,成了她创作中最主要的主题,它们集中体现在1928年出版的诗集《俄罗斯之后》中。

我做过什么,除了时至今日我

通过帕斯捷尔纳克的推荐和介绍,茨维塔耶娃于1926年春天与奥地利诗人里尔克取得了通信联系。于是,他们三个人之间开始了频繁的通信,并构成了一段奇异的三角恋爱。这种由通信而建筑起的恋情在世界文坛上留下了一段著名的佳话,他们停留在纸片上的亲吻和拥抱,字里行间那种柏拉图式的情感,再一次为人类由情欲向精神皈依,为生命超越死亡树立了一个光辉的典范。茨维塔耶娃的这种激情在其后所写的、献给里尔克的一篇散文中积淀为一种存在论意义上的理性。在这篇文章中,茨维塔耶娃开篇便说道:“每一个人的死,都必定融入到别人之死的行列,都必定在死亡之列中处在一个承上启下的地位”。先逝者由于后逝者的存在,形成了一个活的长链。诗人以对死亡的思考,触及了生命的隐秘联系,把人们送回到了生的境界。“莱纳,我被你的死亡吞噬了,也就是说,我把迄今为止我所忍受的一切亲人的死都与你的死联系在一起:无论是母亲那高傲的死,还是父亲那异常令人感动的死,以及其他许许多多各式各样的死”。我们不难发现,充盈在这段文字中的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爱,这种爱来源于诗人的使命感:世界病了,它需要输血,而与拥有同一血缘的是我们的诗人,诗人输出了他的血,之后便死去了。上述便是茨维塔耶娃通过《你的死》一文告诉我们的死之“净重”。

写过的那些简单的诗?

散文创作

我曾是人民的闪光的向导者。

三十年代是茨维塔耶娃散文创作的高峰期。形成这一高峰最直接的原因是,诗歌不可能像其他体裁那样在侨民文化界“畅销”,它先天的贵族气息使其只能服务于少数的知识精英,而散文的“流通性”则可以顺利地“大众化”,进而“化大众”,并带来一定的经济收获。正如诗人略带自嘲地说道:“侨居使我成了一名散文作家。”另外,对一个诗人而言,在高强度的诗歌写作之后,能有一个匀速的“散文”阶段,也不失为“百米冲刺”后的“缓冲”,可以在休养生息中得到能量“再集聚”的机会。需要指出的是,这些散文并非随意之作,其中的一些名篇,如《劳动英雄》、《一首献诗的经过》、《记忆之井》(直译为《关于生者的生动印象》)、《诗人与时代》、《被俘的灵魂》、《诗人论批评家》、《普希金和普加乔夫》等,记述了关于勃柳索夫、曼杰什坦姆、沃洛申、别雷等“白银时代”著名诗人的印象,它们以随笔的形式阐述了她对生活的思考,对艺术和诗歌的一些深思熟虑,尽管叙述的是他们,表达的却是诗人自己,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诗歌的血液在散文的脉管里的流动。

如今我折断了脊梁。这就是命运。

澳门金莎 5

Alec Vagapov英译

在茨维塔耶娃众多的散文作品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她的自传。它们由十六篇回忆文章组成,包括《母亲与音乐》、《我的普希金》、《老皮门的房子》、《未婚夫》、《中国人》,以及我们前面提到的《你的死》等。在《我的普希金》中,诗人描述了她走进普希金的心路历程,以一个现代诗人的激情向本民族的经典诗人表示了由衷的敬意。童年时代,她便形成了一个纯粹诗人性质的印象:丹特士之所以会和普希金决斗,并将后者杀死,其最重要的原因是丹特士不会写诗。从此,她在幼小的心灵里,便将世界划分为诗人和大众两大类,她本人则倾向于诗人一边,把诗人作为保护的对象。而在对普希金的解读中,茨维塔耶娃也显露了一个诗人的敏锐,她以独特的慧眼指出,普希金一生最爱的女人是他的奶妈,那个不像女人的女人。他对奶妈说过的话是人世最温柔的语言,他不曾把这样语言呈献给任何别的女人。与普希金一样,茨维塔耶娃从事写作时所依赖的最重要的元素,就是“自由”。因此,在阐述前辈诗人的名诗《致大海》时,她表现出了深刻的洞察力:“自由的自然力”并不是大海,而是诗本身,那是人们永远无法舍弃的诗。

戈雅[1]

返回苏联

[俄罗斯]沃兹涅先斯基

像许多俄罗斯侨民一样,侨居巴黎的茨维塔耶娃始终萦绕着一种挥之不却的乡愁,与此同时,白俄侨民界的狭隘和虚伪更令诗人感到不屑与之为伍。1939年6月,茨维塔耶娃携带儿子返回苏联。可是,等待着茨维塔耶娃的厄运是她始料不及的。同年8月,先期回国的女儿阿利娅被捕,随即被流放;10月,丈夫艾伏隆被控从事反苏活动而逮捕,后被枪决。这段时期,由于丧失了发表自己作品的可能,她把主要的精力都投到了诗歌翻译中。茨维塔耶娃的翻译十分严谨,她的翻译原则就是,一定要使笔下的文学作品获得它的文学性,否则,宁可不拿去发表。显然,她要以这样态度来换取口粮实在是勉为其难的事情。因此,她不得不经常兼做一些粗活,如帮厨、打扫卫生等补贴家用。

我是戈雅!

澳门金莎 6

敌人落在光秃的田地上

在自传中,茨维塔耶娃陈述道:“我对生活中的一切都是在诀别时才喜爱,而不是与之相逢时;都是在分离时才喜爱,而不是与之相融时;都是偏爱死,而不是生”。她的一行诗句可以作为这段话的注解:“她等待刀尖已经太久”!命运似乎也在为她的信念推波助澜。1941年8月,由于德国纳粹的铁蹄迫近莫斯科,茨维塔耶娃和唯一的亲人——儿子莫尔移居鞑靼自治共和国的小城叶拉堡市。正是在这座小城,诗人经历了一生最不堪承受的精神和物质双重的危机。诗人茨维塔耶娃期望在即将开设的作协食堂谋求一份洗碗工的工作。但是,这一申请遭到了作协领导的拒绝。8月31日,绝望中的她自缢身亡。她给儿子留下的遗言是:“小莫尔,请原谅我,但往后会更糟。我病得很重,这已经不是我了。我狂热地爱你。你要明白,我再也无法生存下去了。请转告爸爸和阿利娅——如果你能见到的话——我直到最后一刻都爱着他们,请向他们解释,我已陷入了绝境。”

为我啄出弹坑的眼窝。

茨维塔耶娃的诗以生命和死亡、爱情和艺术、时代和祖国等大事为主题,被誉为不朽的、纪念碑式的诗篇。勇敢、豪爽、自信、酷爱艺术,是诗人一生的精神支柱,使她克服了难以想象的生活困难和没有保护、没有同情的孤独,紧张地进行创作,“在不该笑的时候”发出爽朗的笑声。1941年8月31日,在孤立的,极端痛苦中,诗人自缢身死,结束了一场永远令人感伤的悲剧。

我是痛苦。

与诺贝尔奖

我是战争的声音,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布罗茨基曾在一次国际研讨会上宣称:“茨维塔耶娃是20世纪最伟大的诗人。”有人问:“是俄罗斯最伟大的诗人吗?”他答道:“是全世界最伟大的诗人。”有人又问道:“那么,里尔克呢?”布罗茨基便有些气恼地说:“在我们这个世纪,再没有比茨维塔耶娃更伟大的诗人了。”而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评奖委员会主席埃斯普马克也认为,茨维塔耶娃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既是她的遗憾,更是评奖委员会的遗憾。茨维塔耶娃在20世纪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与她同时代的诗人爱伦堡曾经这样评价她:“作为一个诗人而生,并且作为一个人而死”。她以爱情为主旋律,对生命和死亡的深刻书写,表现出俄罗斯传统女性特有的诗意和柔情。她本身就是一部绝妙的诗歌。

是四一’年雪地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城市中烧焦的木头的声音。

我是饥饿。

我是

澳门金莎,那像钟一般挂在空旷的广场上

身子遭敲打的、被吊死的女人的喉咙…..

我是戈雅!

呵,仇恨满胸!

我是不速之客的灰俗——

像射击似的向西方卷去!

在那作为纪念板的天际

像钉钉子

一般钉上了

结实的星星。

我是戈雅。

(秀公译)

玛琳娜·伊万诺夫娜·茨维塔耶娃,1892-1941年,俄罗斯著名的诗人、散文家、剧作家。茨维塔耶娃的诗以生命和死亡、爱情和艺术、时代和祖国等大事为主题,被誉为不朽的、纪念碑式的诗篇,在20世纪世界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被认为是二十世纪俄罗斯最伟大的诗人。

在她的诗中充满了冲突与不协调的因素!
不可调和的矛盾斗争是茨维塔耶娃诗学世界观重要的组成部分。这应该与她特立独行、不畏世俗偏见的强烈个性有关。她在创作上从不受某一诗学流派的限制,而是取各流派之所长,融合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这与女诗人富有反抗精神的个性相适应。在她的抒情诗当中,给人的感觉始终存在两种力量的对立和斗争,(就如天与地的对立、永恒与瞬间
的对立、肉体与灵魂的对立、 情感与理智的对立等! )这种对立斗
争是不以和谐统一为目标的,其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目的。

她早期的爱情诗具有日记体的特征,也可以说,诗里的主人翁就是她本人的真实写照。这种自我剖析式的大胆曝露证明了她是一个纯抒情诗人
,也给她带来了源源不绝的创作灵感。茨维塔耶娃经常将古代神话的原始意象引入诗歌的象征体,借助古老意象中所蕴含的文化历史典故激发读者的阅读情感。她还尝试用陈旧复杂的词形与口语并置,以及生活中的普通词汇与崇高语体相混杂,制造出奇异的反差和音响效果,让人的灵魂得以升华。

诗歌在生长

诗歌以星子和玫瑰的方式生长,

或好似那不曾为家人所期望的美人。

对于所有的花环和最高荣耀

一个答案:它从那儿到达我这里?

我们在睡,忽然,移动在石板上,

天国那四瓣的客人出现。

噢世界,捉住它!通过歌手-在睡梦中-被打开了

星子的规则,花朵的公式。

(绿豆 译)

我的窗户

我的窗户非常的高。

你将不可能以你的手指够着它。

仿佛是我阁楼墙上的十字架

太阳已开始在徘徊逗留。

窗栏正如一个精致的十字形。

宁静。- 尽管不朽。

我想象它仿佛就是我

被安葬在天国中。

社会评价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布罗茨基曾在一次国际研讨会上宣称:茨维塔耶娃是20世纪最伟大的诗人。有人问:是俄罗斯最伟大的诗人吗?他答道:是全世界最伟大的诗人。有人又问道:那么,里尔克呢?布罗茨基便有些气恼地说:在我们这个世纪,再没有比茨维塔耶娃更伟大的诗人了。而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评奖委员会主席埃斯普马克也认为,茨维塔耶娃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既是她的遗憾,更是评奖委员会的遗憾。茨维塔耶娃在20世纪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与她同时代的诗人爱伦堡曾经这样评价她:”作为一个诗人而生,并且作为一个人而死”。

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Александр Сергеевич Пушкин;1799年6月6日
-1837年1月29日),是俄罗斯著名文学家、诗人、小说家,现代俄国文学的创始人,19世纪俄罗斯浪漫主义文学主要代表,同时也是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现代标准俄语的创始人,被誉为”俄罗斯文学之父”、”俄罗斯诗歌的太阳”,”青铜骑士”。

这也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一位诗人。他创立了俄罗斯民族文学和文学语言,在诗歌、小说、戏剧乃至童话等文学各个领域都给俄罗斯文学创立了典范。普希金还被高尔基誉为”一切开端的开端
“。出生于贵族家庭,童年开始写诗,在俄罗斯帝国政府专为培养贵族子弟而设立的皇村高等学校学习。学习期间受到当时进步的十二月党人及一些进步思想家的影响。后来发表的不少诗作抨击农奴制度,歌颂自由与进步。普希金的主要作品除了诗歌以外,主要还有长篇小说《上尉的女儿》,历史纪实语的创始人,中篇小说《杜布罗夫斯基》,《别尔金小说集》等。普希金在创作活动上备受沙皇政府迫害。1837年在一次布置的决斗中遇害。他的创作对俄罗斯文学和语言的发展影响深刻。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在绝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面影。

许多年代过去了。狂暴的激情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记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那天仙似的面影。

在穷乡僻壤,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岁月就那样静静地消逝,

失去了神往,失去了灵感,

失去了眼泪,失去了生命,也失去了爱情 。

如今灵魂已开始觉醒:

于是在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我的心狂喜地跳跃,

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神往,有了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戈宝权译)

当然还有很多。如

高尔基:这也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一位作家。原名阿列克塞·马克西莫维奇·彼什科夫,苏联作家,当过学徒、码头工、面包师傅等,流浪俄国各地,经验丰富。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学奠基人,政治活动家,苏联文学的创始人。《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是高尔基自传体三部曲。代表作还有长篇小说《母亲》和剧本《小市民》等。1927年10月22日苏联科学院决定就高尔基开始写作35周年授予他无产阶级作家的称号。此后不久回到苏联他受到了许多荣誉:他被授予列宁勋章,成为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成员。他的诞生地被改名为高尔基市。

伊利亚·爱伦堡(1891-1967),全名伊里亚·格里戈里耶维奇·爱伦堡,苏联犹太人作家。青年时参加布尔什维克革命,在流亡巴黎期间开始文学生涯。曾长期作为记者派驻国外,卫国战争中发表了不少反法西斯的政论。曾先后两次获得斯大林奖金。

1954年发表中篇小说《解冻》,开创了解冻文学的潮流。1960年-1964年发表《人·岁月·生活》,是最早公开批评斯大林的作品,被誉为苏联
“解冻文学”的开山巨作和”欧洲的文艺史诗”。

阿斯塔菲耶夫是苏联当代著名抒情小说作家。他的代表作有:《陨星雨》、《最后的问候》、《牧童和牧女》、《鱼王》等。

米哈伊尔·米哈伊洛维奇·普里什文(又名普里希文,1873-1954)被誉为”伟大的牧神”、”完整的大艺术家”、”世界生态文学和大自然文学的先驱”、”俄罗斯语言百草”,是20世纪苏联文学史上极具特色的人物。世纪之初,他是作为怀有强烈宇宙感的诗人,具有倾听鸟兽之语、与树木对话、闻草虫之音的异能者,被俄罗斯文坛称为大自然的诗人与文人。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文学创作中,虽历经俄罗斯文学发展历程中批判现实主义的衰落、现代主义的崛起和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繁盛,却始终保持了个性化的艺术追求。他的创作不仅拓宽了俄罗斯现代散文的主题范围,而且为其奠定了一种原初意义上的风貌,其作品中充满纯净的阳光、水流和蓬勃生长的树木,也是世界文学史上最具代表性的大自然诗人与文人。

最喜欢托尔斯泰(别气馁,纵使目前大地坚冰雪峰,春天仍然到来,一切都得融化解冻。那束缚我们手脚的仿佛凝滞不动的生活秩序也一样。咋看起来,它不可动摇,可我们已经发现,它外强中干,没有什么可怕。而太阳的光辉,以及能反映这些光辉的我们每个人,都不应该气馁。)这些话,给我力量~像冬日暖阳,让我们不畏惧喊冷,精神饱满!

(1)

世界上的人可以分为三类:活着的人,死去的人,和永垂不朽的人。(索洛乌欣)

(2)

……当我们踏入茫茫人生时,第一个感觉就是饱尝人民极大的悲痛,经历人民命运的正义光明以及滋长归属于这种命运的生死与共的精神。(沃兹涅先斯基)

(3)

我永远不会抛弃浪漫主义精神,不会抛弃它那净化心灵的火焰和人道主义的热情,不会抛弃它那永恒的激荡。浪漫主义不允许一个人变得虚伪、无知和怯懦、残酷。在浪漫主义精神中包含使人崇高的因素。(巴乌托夫斯基)

(4)

祝太阳万岁,黑暗永远隐藏!(普希金)

(5)

今天生活也是以往岁月的沉淀,要了解今天,就必须了解昨天和前天。(特里丰诺夫)

(6)

诗是“内心深处成熟起来的种子”。(杜金)

(7)

诗歌创作凭的是真诚,不要企图穿别人的衣裳;不要企图耍什么花招,像往酒里掺水的奸商。(加姆扎托夫)

(8)

为了俄罗斯大地,“既便进了天堂里也要哭泣”!……(茨维塔耶娃)

(9)

我全身战栗。千万别践踏绿草!要知道,太阳还要照耀。……(布宁)

(10)

……别气馁,纵使目前大地坚冰雪封,春天仍然到来,一切都得融化、解冻。那束缚我们手脚的仿佛凝滞不动的生活秩序也一样。乍看起来,它不可动摇,可我们已经发现,它外强中干,没有什么可怕。而太阳的光辉,以及能反映这些光辉的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应该气馁。(托尔斯泰)

(11)

……在疑虑不安的日子,在痛苦地思念祖国的日子里——惟独你给了我支持和鼓舞。啊,伟大的,有力的,真挚的,自由的俄罗斯语言!假如没有你谁能面对故乡发生的一切不悲痛欲绝呐?然而,不能设想,这样的语言不属于一个伟大的民族。(屠格涅夫)

(12)

我的全部道路就是从孤独走向人间。(普里什文)

(13)

书,这是这一代对另一代人的精神上的遗言,这是将死的老人对刚刚开始生活的青年人的忠告,这是准备去休息的哨兵向前来代替他的岗位的哨兵的命令。(赫尔岑)

(14)

诗人是祖国的眼睛。(叶甫图申科)

(15)

在我们背后有如此光彩夺目的文学,有如此一批高入云天的巨人,以致我们每个人若要把读者从他们那里吸引开哪怕一天或者一小时,也必须切实地想一想究竟有什么理由根据。(阿斯塔菲耶夫)

(16)文学的目的在帮助人能理解自己,提高他们对自己的信心,发展他们对真理的志向,反对人的庸俗,善于找出人的优点,在他们心灵中启发羞愧、愤怒、勇敢。把一切力量用在使人变得崇高而强大,并能以美的神圣精神鼓舞自己的生活。(高尔基)

(17)

科学可能移动珠穆朗玛峰,却丝毫也不能使人的心灵变得更善良一些,只有艺术家能做到这一点,而这也正是艺术的主要任务。(索洛乌欣)

(18)

生命就在于工作、欢乐和不停顿地(一定要不停顿地)去了解暴风雨的清新气息,让全部思想都彻底地透透新鲜空气。(巴乌斯托夫斯基)

(19)

我的力量在于,我没有把自己才干的天然黄金送到造币厂去。((普里什文)

(20)

文学就基本性来说,它不能不是时代愿望的体现者,它不能不是时代思想的表达者,只有那些在强大蓬勃思想影响之下,只有能够满足时代的迫切要求的文学倾向,才能深刻灿烂的发展。(车尔尼雪夫斯基)

(21)

如果人类毁灭了,一切进步都是反动。(沃兹涅先斯基)

(22)

读读吧,诗可以使人变好。(克鲁泡特金)

(23)

作家要写的是广阔的生活,是整个人生,自己什么也没有经历过,没有体验过,怎么写出真实感人的东西来呐?(拉克莎)

(24)

我们真正安身立命,有所作为之地惟有父母之邦。因此之故,我未尝不愿将此身全部浪掷国外,只是此后我又何处借得一生,以便我再回国安享!(佚名)

(25)

因为笔,虽然短,却能投下一条长长的影子。(库弗)

(26)

构成真正诗人的必要条件,当代性应居其一。(别林斯基)

人可以分为三类:活着的人,死去的人,和永垂不朽的人。(索洛乌欣)

……当我们踏入茫茫人生时,第一个感觉就是饱尝人民极大的悲痛,经历人民命运的正义光明以及滋长归属于这种命运的生死与共的精神。(沃兹涅先斯基)

我永远不会抛弃浪漫主义精神,不会抛弃它那净化心灵的火焰和人道主义的热情,不会抛弃它那永恒的激荡。浪漫主义不允许一个人变得虚伪、无知和怯懦、残酷。在浪漫主义精神中包含使人崇高的因素。(巴乌托夫斯基)

苏联时期,有很多伟大的诗人,我就说说我所了解的其中的七位优秀诗人,七个其他的优秀诗人。

(1)

世界上的人可以分为三类:活着的人,死去的人,和永垂不朽的人。(索洛乌欣)

(2)

……当我们踏入茫茫人生时,第一个感觉就是饱尝人民极大的悲痛,经历人民命运的正义光明以及滋长归属于这种命运的生死与共的精神。(沃兹涅先斯基)

(3)

我永远不会抛弃浪漫主义精神,不会抛弃它那净化心灵的火焰和人道主义的热情,不会抛弃它那永恒的激荡。浪漫主义不允许一个人变得虚伪、无知和怯懦、残酷。在浪漫主义精神中包含使人崇高的因素。(巴乌托夫斯基)

(4)

祝太阳万岁,黑暗永远隐藏!(普希金)

(5)

今天生活也是以往岁月的沉淀,要了解今天,就必须了解昨天和前天。(特里丰诺夫)

(6)

诗是“内心深处成熟起来的种子”。(杜金)

(7)

诗歌创作凭的是真诚,不要企图穿别人的衣裳;不要企图耍什么花招,像往酒里掺水的奸商。(加姆扎托夫

苏联有哪些著名的诗人?我最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俄国俄国文学之父普希金,托列夫托尔斯泰,。曼德施塔姆,还有就是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帕斯捷尔克斯,还有很多的女士们,比如茨维塔耶等,这些都是闻名于世界的一些事呢,当然,俄国是有非常多的诗人的。

叶赛宁,著名俄罗斯田园派诗人,发表过诗集《亡灵节》;

普希金,著名的意象派诗人,代表作有《自由颂》、《致大海》等;

古米廖夫,20世纪初俄罗斯杰出诗人,现代主义流派阿克梅派的早期代表人物,代表作有《珍珠》,《浪漫之花》;

巴尔蒙特,因大量创作关于太阳的诗歌,被誉为“太阳诗人”,著名诗集有《在北方的天空下》;

别雷,俄罗斯象征主义的主要代表者之一,著名诗集有《蓝色天空中的金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